纽约下达鱼翅禁令 各大中餐馆改卖海参燕窝

0
602

纽约下达鱼翅禁令 各大中餐馆改卖海参燕窝

鱼翅售价不菲,但用它做的汤往往作为地位的象征,出现在中国传统婚宴上。

金利商贸(Golden Profit Trading)坐落在曼哈顿唐人街的莫特街上,是一家专营海鲜干货和草药的店铺。在它狭窄的过道里,货架上的板条箱与玻璃罐里放满各种货物,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货物——墨鱼干、燕窝、鲍鱼、海参等出了曼哈顿这一带就很难找到。

据《纽约时报》10日报道,最近一年来,这家店的货架上少了一种以前的常备货物——至少要100美元一磅(约合每0.45公斤为人民币637元)的鱼翅。

受影响餐馆和消费者不多

2014年7月,纽约州禁止拥有、零售和批发鱼翅。《纽约时报》表示,它是鱼翅汤的主料,而鱼翅汤往往作为地位的象征,出现在中国传统婚宴上。根据这项法律,只有持证的商业渔夫捕捉的非濒危品种鲨鱼(白斑角鲨和大星鲨)的鱼鳍才合法。该州环保厅称,每年大约有7300万头鲨鱼因其鱼鳍遭到捕捉,它们当中大多数被割下鱼鳍后就会被抛入大海等死。9月,该环保厅声称,根据这项法律,已经有了第一起胜诉案例:布鲁克林的龙泉海鲜国际贸易公司承认犯有交易野生动物的重罪,因鱼翅的非法交易而付了一万美元罚款。官方从该公司缴获700多磅鱼翅。

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的野生动物项目经理何燕青(Iris Ho)表示,此案具有重要意义,“这项控告对于纽约州及其他州的那些海鲜贸易公司,以及各种通过非法渠道采购鱼翅的餐馆来说,是一个有效的震慑。”

报道称,尽管该案获得胜诉,但该禁令实施一年来,似乎没有多少消费者或餐厅受到很大影响。大多数中国消费者、餐厅老板和海鲜干货商家适应了这项法律,甚至高兴地接受了鱼翅汤的替代品。

“海参前景不错”

纽约下达鱼翅禁令 各大中餐馆改卖海参燕窝

一名顾客在闻海参,它是鱼翅的替代品。

“我觉得海参前景不错。”皇后区法拉盛的明都大酒楼(Jade Asian Restaurant)经理温志刚(Simon Wan)说道。

他表示,在婚宴和其他正式场合,明都大酒楼使用海参来代替鱼翅汤,并且他对海参“大加吹捧”,不仅营养丰富能增进活力,还能壮阳,而且比鱼翅便宜不少、做准备的时间也较短——海参只需泡发两三天,鱼翅则需要四天。

明都大酒楼街对面坐落着木兰(Mulan Modern Asian Cuisine)餐厅,餐厅的行政主厨乔治·朱(George Chu)说表示他们在特殊晚宴上用燕窝汤代替鱼翅汤 。

乔治说,在香港特区,燕窝汤通常被视为甜品。为了把它提升到和鱼翅汤同等的地位,他的厨师们把燕窝和海鲜汤一同煮炖,使用这种替代品一个更立竿见影的好处是:不用忍受厨房里鱼翅的腥臭了。

“反正我也不觉得鱼翅好吃。”乔治·朱说道。

布谷鸟有人对禁令感到愤怒

但人们也不是一夜之间就完全接受了鱼翅汤的各种替代品。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第八大道一家中国海鲜餐馆的一位大厨认为,鱼翅汤是不可替代的,他不愿公开挑战这项禁令,所以没有透露姓名。“它是货真价实的中国传统。”他说,“没有它,宴会就不上档次。”

78岁的退休医生葛曼斐(Manfai Ngai)习惯在法拉盛缅因街的店铺买几盎司干鱼翅,他不喜欢仿鱼翅之类的替代品。在有些地方,这种替代品可以卖到35美元一袋。“现在他们用绿豆做假鱼翅,我一点也不喜欢,”葛曼斐在以前买鱼翅的店铺附近购物时说。

贩卖鱼翅在新泽西仍然合法。但鱼翅的价格也受到了影响,在新泽西州东布朗斯维克的香港超市它现在能卖到近200美元一磅。

美国餐饮协会(Asian American Restaurant Association)会长何德兴(Peter How)说,人们本来觉得那些想在子女婚宴上用鱼翅招待宾客的父母会对禁令感到愤怒,这种估计有些夸大了。他说,现在的家庭其实都很乐于接受那些同样很上档次,但价格会更便宜的替代品。

“现在他们都不提鱼翅了。”谈起消费者们此前对鱼翅的需求时,何德兴表示l。

在唐人街金利商贸工作的何拉(音译)表示,他们并不怀念鱼翅。“它本来也卖得不怎么好。”她一边说着,一边在和一位想买燕窝的顾客讨价还价。

普通消费者很少购买鱼翅

何拉和唐人街上的其他海鲜商家指出,因为价格昂贵,普通消费者其实很少购买鱼翅。不过也有些商店怅然若失。

为了在禁令生效之前清空库存,唐人街宝荣行食品市场(Po Wing Hong Food Market)的经理谢罗民(音译)说,市场按折扣价把库存的鱼翅卖给了新泽西的餐厅,那里的鱼翅贸易依旧是合法的。

在新泽西州东布朗斯维克的香港超市,一块从天花板上悬挂下来的巨大黄色指示牌告诉购物者,商店角落有鱼翅等高价商品,商店把它们从柜台后面的罐子里拿出来分开摆放。

前不久的一个星期六下午,一大堆装在大玻璃罐里,满满溢出来的鱼翅被标价199.99美元一磅出售。走到角落的购物者偶尔对它们瞥上一眼。

戴着围裙的店员从附近的收银台过来,轮流到柜台后面做各种差事,或者卖点别的东西,他们说,今天没有人买鱼翅。

52岁的吴建荣来自中国广东省,他在这个商店的生产部门工作了三年,但他只是隐约听说店里有鱼翅卖。“我爱吃鱼翅,但我自己不会买,”他用普通话说道。

他说,自己上一次吃鱼翅汤是一年前,在布鲁克林参加婚宴的时候,“味道是不错,但不是大多数人买得起的还是先付房租要紧。”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