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0元畅游泰国,门外汉也能开飞机

0
230

    时至今日,人们对于自驾飞机的憧憬从未随着现代航天交通的发展普及而淡却,TVB神剧《冲上云霄》中飞行生活的浪漫唯美之感更是让无数观众为之羡艳。不过你知道么?其实杭州人现在已经可以亲身体验自驾飞行了!

    面对越来越多在情怀与手头上都有阔绰的旅游者,早有人开始琢磨起了自驾飞机这门新鲜旅游项目,上海的爱飞行俱乐部、杭州的飞悦航空爱好者俱乐部都是最初那批“吃螃蟹的人”。自驾飞行是否像想象中那样高冷奢华呢?

让门外汉驾机旅行,杭州有个飞行俱乐部在推这个

在位于华家池的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飞悦航空爱好者俱乐部的创始人马丽娜。原本从事商业地产行业的她,在2014年参与泰国飞行基地宣传片拍摄后便逐渐对自驾飞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最终选择彻底转行。如今马丽娜所创立的“飞悦”是一家创新型航空俱乐部,主营自驾飞机体验、青少年教育等服务。所谓自驾飞机体验,指的是一个没有任何飞行经验的普通人在飞行教官的带领下,自己驾驶飞机。

为了了解在有教官操控的情况下,游客如何参与飞行驾驶,俱乐部工作人员陪同记者体验了模拟飞行。在一台售价约四十万元的飞行模拟舱中,记者坐上了位于机舱右侧的副驾驶位。面前是大多数固定翼飞机都会采用的盘式驾驶盘,用于调整飞机在垂直与水平方向上的飞行姿态,左侧是正驾驶位,其对应的操控系统与右侧对称一致,所以一般飞机都可以在不交换座位的前提下独立驾驶。

面对操作台上多到让人眼花缭乱的地平仪、高度表、空速表等等,没有经过任何培训的记者旋即懵住了,只得愣愣地看着工作人员熟练地放下襟翼,推动油门,操控“飞机”开始滑行、攀升。“你来试着驾驶一下。”说着工作人员就把掌舵权转交了过来,经过一段猝不及防的换手,记者马上体会到了“盘旋坠机”的震感。

“现实中的自驾飞行可没这么‘不靠谱’,对于初次驾驶飞机的体验者,飞行教官会接手驾驶并亲自指导。”工作人员如是说。

体验过模拟飞行和真正自驾飞行的孟力军则用“天壤之别”来形容两者的差异。“从曼谷到芭提雅,再折返曼谷,一个多小时的飞行旅程里,除了起飞降落需要由教官在副驾驶位上操作,其他时候坐在主驾驶位的我都可以根据导航系统的方向指示自由驾驶。”他说,“在300~1000米的飞行高度,我能够任意操控飞机攀升或下降,从不同角度欣赏沿途的海岸线以及庙宇,这太有成就感了。”

15000元可体验泰国“自驾”,澳洲、新西兰线花费在8万~10万元之间

虽说飞行体验充满乐趣,但相对高昂的价格一直是众多游客对此抱以观望态度的重要原因,对此马丽娜认为,只要价格合适,很多人都愿意学,也愿意飞,所以她更倾向于推出一些亲民化的产品。

“我们比较推荐境外飞行的航程。目前杭州人可体验的有泰国曼谷飞行基地,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的产品。其中泰国4天3晚的‘旅行+飞行’体验不仅可以入住两人一幢的航校别墅,还安排有飞行理论讲解、实机培训、自驾飞机往返曼谷与芭提雅等活动,这款产品的成人价格为15888元/人,一大一小参与的亲子款为30000元,比较亲民;澳洲、新西兰线属于定制产品,报价在8~10万元之间,针对的是高端消费人群。”

俱乐部、同好会“收客”是否合法合规?专家表示有资质才可以

“除了游客签合同用到了旅行社的境外游资质,其他服务均由俱乐部与当地飞行基地合作实行。”马丽娜介绍,飞悦航空爱好者俱乐部一方面与当地飞行基地进行合作,为游客安排食宿交通等服务;另一方面以俱乐部的形式培养同好人群并招募参与飞行体验的受众。

俱乐部联合飞行基地、旅行社三方合作的经营模式颇具创新,但关键是整个运营收客流程是否合法合规?消费者的权益又是否能够得到保障?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傅林放副教授从法律角度解析:“在经营资质完善的前提下,只要飞行俱乐部自身拥有或通过第三方旅行社获得境外游资质,并且游客和相应旅行社签订了有保障合同,那么这类旅游业务无疑是合法的,游客也可以根据合同来维护自身权益。”

国内自驾飞行旅行体验极少,但“上天”或将成未来方向

咨询自驾飞行的安全性,或许是游客们体验前不约而同的一种默契。马丽娜介绍,在安全方面,自驾飞行主要会看三项因素:飞行教官、天气情况和飞机性能。以亚洲地区热门的曼谷飞行基地为例,该基地的教官在业内口碑良好,行程前会根据天气情况调整飞行班次,选择的教练机型——赛斯纳C172也是最安全可靠的4人座固定翼飞机之一,即使没有动力也能滑翔降落。作为有专业标准的体验项目,自驾飞行对于安全系数的考量绝对不低。

既然如此,那为何国内极少会有通用航空公司向大众推广空中旅游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国内的开放空域、专业人才、通航机场等飞行条件尚未跟上。

航空业内人士指出,开办通用航空公司需要满足有钱、有人、有政策、有盈利模式四大要求。前三项相对好理解,开办通航公司不但需要通过所在地区民航管理局或派出机构批示各种手续,而且必须拥有两架或两架以上适航航空器(可自有一架,租赁一架)以及有相关资质的飞行人员。最关键还得要有盈利模式。马丽娜分析说:“金华永康、绍兴新昌、嘉兴海宁都有民营企业购买了固定翼飞机或直升机,但它们因为缺乏明确的推广营销方向,使得想要参与飞行体验的消费群体无从了解渠道,最终导致飞机闲置,陷入入不敷出的境地。”这也是马丽娜选择俱乐部模式来经营的原因所在。

不过,北京八达岭机场等地也已经开始尝试打造国内的自驾飞行项目,“上天”或许会成为未来旅游业一大拓新方向。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