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特朗普的钱希拉里的权,这才是关键

0
670

本周二,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又将各有三场初选开锣。随着选举的进行,两党候选人的角逐渐渐明朗。民主党那边,希拉里的优势渐渐扩大,虽然自我标榜为“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表示将坚持到底,但只是出于宣扬理念的考虑,显然已无力回天。共和党那边,则是特朗普前所未有的强势崛起,共和党精英面对“药丸”的形势,只能破釜沉舟,群起围剿。

摆脱不了家族政治的梦魇

在大选正式开始前,克林顿二世对决布什三世的呼声很高,特朗普的民调成绩往往被视为“幻像”,而为人轻视。岂料,杰布·布什和他的“爱徒”卢比奥先后退选。

这在某种程度上成全了希拉里,似乎政治家族的招数不灵了,一方面,希拉里的支持者们大可以拿布什作为反例,证明她压倒桑德斯,靠的不只是势力和金钱,而是自己的政绩、政见——当然,这时我们要是再提民主党的“超级代表”就太不给希拉里面子了。另一方面,“家族大战”流产之后,对克林顿家族的负面抨击也很可能会减少。

然而,尽管杰布·布什这次给政治世家们“拖了后腿”,但美国的制度走到今天,政治家族化的色彩日益浓厚,却是一个难以回避的现象。

严格说来,这并非美国独有的特色,很多——即使不是全部——民主国家都出现了权力世袭的现象。日本的首相、菲律宾的总统、马来西亚的总理、印度的尼赫鲁家族。台湾算是后起的民主社会,但政治家族化已经非常突出。国、民两党都一样。

从人性的角度,任何人都希望把自己的权力和地位传承给下一代,以维持家族的利益。只是在共和制度下,既然不能再搞权力的血缘世袭,但何以仍然无法避免子承父业、妇承夫业的现象?

宋鲁郑:特朗普的钱希拉里的权,这才是关键

希拉里一家,这个曾经的美国第一家庭如今又走上了美国政坛高峰

这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权力虽然不能传承,但知识、人脉和财富都是可以传承的,从而令其后代在激烈的政治竞争中占得先机。2008年希拉里竞选总统,她的女儿切尔西全程参加了数百场造势活动,与民主党各种势力均有了直接接触。这种经历岂是普通百姓所能有的?同样的,希拉里昔日贵为总统夫人,早就建立起广泛的人脉、财路和经验。

二是西方今天的选举对候选人的要求极高——比如必须是名校毕业,竞选成本也极为高昂,绝非平民百姓所能承受。特朗普竞选时宣称如果胜选,将不领总统薪水,因他本人就是亿万富翁。可是一个平民百姓怎敢如此表态?这两个高成本自然就自动把豪门家族之外的候选人淘汰出局。应该说,这才是真正的初选。

三是民主国家公务员体系政务官和事务官的制度设置。事务官如同中国的公务员,逢进必考,只要不犯错就终身身份不变,但也不可能进入政治的最高层。政务官则是随政党进退,只要自己的政党获胜,就可以出任部长甚至总理等行政职务,哪怕此人毫无经验,毫无行政历练。

就是政务官的设计,给了家族政治打开了方便之门。比如中国的外交部长都拥有在外交系统不同职位的长期历练,可2008年担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她仅有的从政经历就是担任过参议员,没有任何外交部门的实际工作经验,但同党的奥巴马可以直接任命她担任国务卿。再比如杰布·布什在担任佛罗里达州州长前曾担任过该州的商业部部长,就是党内提名再任命,他根本不需要从最基层开始奋斗。

西方这套制度,精英和豪门家族一方面通过极高的候选人标准和极高的选举成本垄断了权力的入口,另一方面又通过政务官体系垄断了权力。至于一人一票的选举,只不过是为这种设计披上合法的外衣罢了。

从利益集团的角度,支持一个熟悉、了解并且利益密切相关的家族,远胜过支持一个新人。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美国几乎已经不可能复制林肯 的路径: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穷人,仅凭自己的后天努力就可以在政坛成功。今天的西方,只有两类候选人:要么是被财团看好和支持,要么本身就是财团。认同西方模式的群体一向宣扬说民主解决了权力的合法性问题,解决了权力的来源。那么这种合法性和来源的实质为何,可谓不言自明。

不过,在电视选举时代,仅仅有人脉、知识和经验还不够,还要善于表演。这一次杰布·布什淘汰出局,就在于此。杰布·布什是2016大选中少有的拥有实际行政经验的人,是第43任佛罗里达州州长,也是第一位连任该州州长职位的共和党籍州长。在其八年任期中,杰布以改善环境、改革教育体系闻名,他也因此成为最成功的州长之一。

但在一人一票的民主社会,干的好不如说的好,会干的不如会演的。他竞选时四平八稳,语言平淡无奇,规规距距,脚踏实地,没有浮夸和故做玄虚,实在不讨选民喜欢。杰布·布什的退选虽然消减了部分人对美国家族政治的质疑,却又暴露出一人一票的另一个弊病。

“特朗普是美国民主的严重威胁”

而商业亿万富翁特朗普的崛起可谓空前(或许难言“绝后”)。他在宣布参选总统后,其最引人注目的表现就是一系列极具民粹色彩的言论:指责墨西哥移民是“强暴犯”,称墨西哥移美人士多为犯罪者,要求在美墨之间建立高墙,阻止偷渡客进入美国;特朗普表示,如果自己当选总统,将扩大规模遣返、取消无证移民孩子的出生公民权。按照他的新政策,美国将遣返1100万人!

2015年8月共和党在霍士新闻频道举行的首次电视辩论中,暗指对他尖锐提问的女主播凯利月经来潮:“你可以看到血从她眼睛、从她身上其他地方流出”,而此前特朗普更多次在推特贴文侮辱女性。

针对穆斯林问题,特朗普也是屡屡冲破禁忌。2015年11月19日他表示将要求美国设立穆斯林数据库,强制住在美国的穆斯林登记,方便掌握他们的行踪。在2015年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发生后,特朗普表示如果他当选总统,将暂时禁止外国穆斯林进入美国,直至更妥善的安全措施落实为止。他说“谁都一眼可见”所有穆斯林都恨美国,“我们不能任由我们的国家受害于那些只相信圣战,没有理性也不尊重生命的人”。

就是中国这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和世界名列第二的经济大国,特朗普也同样出言不逊:痛批中国正在用商业手段“扼杀美国”,指责中国偷走美国的就业机会,中国对美国的顺差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抢劫,并很有信心表示自己是个很强的谈判者,会在跟北京谈的时候“击败他”。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