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泰两国应开启钾盐资源战略对接 鼓励中国钾盐企业来泰投资

0
6232

2018年中美贸易大战中,美国对中国中兴集团的芯片禁令,让我们清晰的看到,即便是在自由贸易的今天,单一稀缺资源的缺乏,也将会对中国工业制造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芯片事件过后,更多的问题开始浮现出来,软件互联网产业、机械制造产业,中国同样面临着缺乏核心资源的问题。

2018年8月21日世界钾盐大会在青海省格尔木市开幕,很多人知道青海省是中国钾盐最主要的生产基地,青海省拥有者中国绝大多数的钾盐资源,但不知道的是中国的钾盐资源仅占世界钾盐资源的1.6%,每年中国开采的钾盐资源却占世界钾盐开采量的15%。钾盐资源枯竭,已经成为中国亟需面对和解决的现实问题。

2017年中国钾肥总供应量2078万吨,总进口量量达到720万吨,国内自给率仅为51%。近年来,随着中国耕地面积缩小和现代化、规模农业的发展,中国钾肥需求不断上升,同时也加速中国钾盐资源枯竭速度。

实际上,在2016年习近平主席就已经年视察察尔汗盐湖,并对中国钾盐发展做出重要指示。习近平主席指出,盐湖时青海最重要的资源,也是国家的战略性资源,要制定正确的资源战略,加强顶层设计。“走出钾、抓住镁、发展锂、整合碱、优化氯”的战略,要精心谋划、有序推进。习近平主席的指示,既是对中国钾盐资源战略性资源地位的强调,也明确提出了中国未来的钾盐发展方向。走出去,是中国摆脱“贫钾”现状的唯一方式,钾盐企业通过“一带一路”与拥有钾盐资源的国家建立合作,将有利于中国钾盐供应的长期稳定。

美国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已经破坏自由贸易和市场机制,贸易壁垒和贸易保护主义正在抬头。中国长期以来采取1:1:1的钾盐供应策略,即一部分生产、一部分贸易、一部分合作生产。但随着全球贸易稳定性遭遇挑战,世界钾盐市场的波动在所难免,如果西方国家针对出口中国钾肥设置障碍,将严重影响我国钾肥市场供应。

储备钾肥就是储备粮食,而且不仅仅是粮食,烟草、糖料,还有一些油料、蔬菜、水果都需要钾肥。中国还有三分之二的粮食种植在中低产田,钾肥有50%靠进口,企业“走出去”开发钾矿,对中国社会的稳定和经济的发展是很重要的,因为钾肥价格上升,将导致农民种粮实际成本上升,最终农产品价格上升,这是一个连锁反应。

“一带一路”沿线地区蕴藏着丰富钾盐资源,约占世界钾盐资源探明总储量的51.1%,是全球主要钾盐生产区,也是未来中国钾盐主要进口来源地。近年来随着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区域合作不断深化,东南亚基础设施得到很大升级,为中国-东盟经贸合作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2014年以来,泰国开始推动钾盐资源开发,泰国政府缩短钾盐申请程序,并批准数个钾盐勘探特许经营权牌照。泰国拥有庞大的钾盐资源储量,此前泰国政府因为技术、环保和社会影响等因素,禁止钾盐资源开发。泰国是东南亚的农业大国,大米、水果以及其它经济作物出口,是泰国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泰国农业的发展同样离不开钾肥,但由于政府限制开采钾盐矿,导致泰国钾肥全部依赖进口,每年钾肥进口达到数百万吨。

泰国目前最大的钾盐区块是泰国国际石油集团公司所拥有位于呵叻盆地的10个勘探区块的钾盐矿,国际石油集团公司开始获得13个区块的钾盐勘探权,此后为了支持中泰高铁建设,主动向工业部矿业厅归还3个区块,确保中泰高铁和车站的顺利建设。目前,国际石油集团已经完成其中7个区块的勘探,预计氯化钾(KCl)资源储量54453 万吨,共生氯化镁(MgCl2)资源储量70060万吨。这一勘探结果意味着,泰国呵叻盆地拥有大量的钾盐矿,钾盐矿开采后将影响国际钾盐市场的定价权。

泰国政府目前对泰国钾盐矿项目大力支持,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将钾盐矿列为B1类促进分类优惠。企业投资钾盐矿项目,可以获得1)免机器进口税。2)出口产品所需的进口原料,免进口税。3)其它方面政策优惠。中国企业进入泰国投资钾肥产品,可以享受A1类促进分类优惠。其中包括,1)免企业所得税8年,无免税上限。2)免机器进口税。3)出口产品所需的进口原料免税。4)其它方面政策优惠。目前泰国政府给出的一系列优惠政策,将有利于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和拓展泰国钾盐资源市场。

中泰两国地理上的差距,使得两国存在资源禀赋差异。泰国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产业发达,中国长期从泰国进口大米、木薯、水果和冻虾等产品,并向泰国出口机械配件、电子产品。“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泰两国已经在“五通”上取得较大的成就,中泰两国已经建立《中泰战略共同行动规划》,为中泰两国区域内合作提供蓝图。特别是在近期,中国国务委员王勇8月份访问泰国,主持中泰经贸联委会第六会议,并与泰国政府签署多项协议。

但遗憾的是,面对泰国储量丰富、迅速发展的钾盐产业,中泰两国钾盐资源战略合作仍然进展缓慢。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中国仍缺乏对钾盐这一战略性资源的认识。如果没有发现新的钾盐矿,中国钾盐将在未来数十年内面临枯竭,届时将对中国无机盐工业和农业生产造成严重的影响。虽然习近平主席在视察时就已经提出钾盐的重要性,并指示钾盐行业企业要走出国门。但目前中国还未启动钾盐战略性储备,对国内钾盐综合开发利用和国外钾盐资源合作缺乏总体计划。

其次,中国钾盐严重依赖更为容易获得的国际贸易途径。相对于需要艰苦谈判和长期经营的国外钾盐矿合作,中国钾盐企业更愿意通过国际贸易进口获得钾盐资源。进口钾盐资源短期内能够迅速充满足市场供给需要,但长期来看,中国并未真正掌握钾盐核心资源——钾盐矿,这将使中国在未来国际钾盐市场波动中占据劣势。

再次,中国企业在历史上钾盐资源价格高位时以高价拿下国际上数个钾盐矿,但钾盐价格回落后,这些企业又选择抛弃经营权止损。仅考虑企业短期利益,不顾国家钾盐资源全局的行为,也导致目前在钾盐资源处于低价的窗口期,企业因为怕担责任、怕盈利受损不愿意“走出来”与各国钾盐矿谈合作。

最后,泰国、东南亚钾盐资源仍属于新兴市场,中国企业缺乏相关了解。泰国从2014年后才鼓励开采钾盐矿,目前大多数钾盐矿仍处于勘探和小量试生产阶段,中国企业对泰国钾盐资源开发缺乏相关信息、资料,对泰国钾盐开发企业业缺乏必要的了解。

事实上,泰国整体钾盐储量巨大,如果得以有效开发利用,可以改变世界钾盐市场现状。中国应该尽快转变观念,将目光从加拿大、澳大利亚、玻利维亚收回到离自己更近、法律文化更为接近的东南亚地区,特别是泰国。

中国政府应该利用外交上“中泰一家亲”的红利,以及泰国政府推动 “泰国4.0”的窗口期,与泰国制定钾盐资源合作战略,并将其上升到《中泰战略共同行动规划》层级,以作为两国政府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

中国钾盐企业业应该利用泰国钾盐资源开发刚刚起步的窗口期,加大对泰国钾盐资源的考察,并利用利用自身的资金、技术优势与泰国钾盐企业进行合作。钾盐矿的开发往往伴随着附属矿产,例如镁矿、溴矿、氯化钾等。泰国是盐化工方面的蓝海市场,中国企业对钾盐的开发利用的同时,也可以带动整个盐化工企业走出来。泰国无论从企业经营、融资成本、基础设施和优惠政策方面,都是中国钾盐企业海外投资的最佳选择。

2018年格尔木钾盐大会上,泰国中小企业经济贸易发展委员会与中国无机盐工业协会已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未来中国将为泰国在的钾资源勘探、开发利用,钾盐钾肥产业发展、工业园区建设等方面提供支持,并协助泰方上报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全力推动项目落地实施;而泰国将根据工作需要,就相关问题向中国提出要求,中国对泰国提出的问题提供咨询论证服务。这标志着中泰两国钾盐资源合作的开始,也为更多泰国企业开发钾盐资源和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平台基于。

掌握稀缺资源就是掌握核心竞争力,核心技术的落后还可以不断努力追赶,但稀缺资源的缺乏,将严重制约中国发展,遏制中复兴的脚步。中国应该尽快与泰国建立钾盐资源战略合作,并鼓励国内钾盐企业走出来,到泰国进行投资。(常翔 )

原题:中泰两国应开启钾盐资源战略对接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刊登请注明来源。)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