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科学家在争议中露面

0
189
在香港举行的基因组专家会议上,各方对贺建奎露面解释给予肯定,但对他的方法提出严厉批评,指出他的做法有很多问题。

自从他声称创造世界首例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招致全球谴责后,中国科学家贺建奎首次公开亮相,为自己辩护。

本周早些时候,贺建奎宣布了这项潜在开创性的工作,诞生的双胞胎女婴被称为露露和娜娜。

女婴的父亲是HIV阳性,基因编辑的目的是删除让HIV得以感染细胞的CCR5基因。贺建奎称,他使用了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该技术通过剪断DNA链来禁用或改变有缺陷的基因。

这一声称尚未经过同行评审,他也没有提供任何数据或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工作,促使科学界同行、监管机构和法律专家对他的宣布嗤之以鼻,并提出道德担忧。

但是,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在香港举行的一个座无虚席的基因组专家会议上表示,他对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并表示他需要保守秘密以保护女婴全家,同时已把研究报告提交给科学期刊接受评审。

贺建奎表示,最初有八对夫妇参加了实验,另有一位女士身怀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

“还有一个,”他表示,然后补充说,由于最近的争议,临床试验已经“暂停”。

贺建奎表示,他在很大程度上自筹资金推进这个项目,而大学覆盖了“一部分测序成本”。但他承认,校方“不知道”他所进行的研究。

会议组织者和代表们对贺建奎露面解释给予肯定,但对他的方法提出严厉批评。

此次会议的组委会主席、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戴维•巴尔的摩(David Baltimore)表示,“除非并且直到安全问题得到解决,而社会已形成普遍共识,否则进行任何临床生殖细胞系编辑都是不负责任的。”

“我们只是在事后才发现这件事,所以我们感到被抛在脑后,”他补充道。

在贺建奎讲话之前作铺垫的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生物学家罗宾•洛夫尔-巴奇(Robin Lovell-Badge)表示,会议组织者没有被告知基因编辑胚胎的工作。

“他曾向我发送了他将在本次会议上展示的幻灯片,但那些幻灯片不包括他现在要讨论的任何工作,”他在贺建奎作报告之前说道。“有一些临床数据,但没有植入人类胚胎的内容。”

罗宾•洛夫尔-巴奇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长期后果可能有损所有科学家。“我担心会引发反弹,因为其他科学家也会参与,从事基础研究,同时政府干脆会说,我们将禁止这项研究。那将对进步非常不利,”他说。

尽管贺建奎回答了一些问题,但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法律与遗传学中心(Centre for Law and Genetics)主任黛安•尼科尔(Dianne Nicol)表示,他“引发了100万个新问题”,包括:他如何得到志愿者的同意?为什么他没有提交实验接受同行评审?以及他怎么会有足够资金来自行推进这项工作?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儿科学教授马修•普罗普斯(Matthew Proteus)表示,自己为试验买单的行为本身就引发道德问题。“当你不得不寻求外部资金时,那是又一种接受评估的方式,因为你需要同行评审、合同之类,”他说。“自己买单就避开了严密审查。”

贺建奎在中国也受到抨击,同行和监管机构都批评他的做法。

本周早些时候,100多名中国科学家和学者签署一份联合声明,称这一试验“疯狂”。

北京协和医学院(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生命伦理学专家翟晓梅表示,贺建奎在伦理审批方面违反了中国法律。她担心此案会损害整个行业的声誉。

“中国学者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大家一致认为不应允许这样做,”她表示。

据官方的新华社报道,科学技术部副部长徐南平表示,当局对这一事件高度关注。徐南平补充说,规范基因编辑胚胎工作的指导原则禁止将它们植入人体。

来源:FT中文网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