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丑闻惊动总统 “胜利门”背后各方势力角逐有多复杂?

0
845

近日,韩国著名男团组合“Bigbang”成员胜利参与性交易、其名下酒吧存在严重性骚扰甚至涉毒的新闻在全世界掀起了轩然大波。3月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底调查“胜利门”和已故韩国女艺人张紫妍事件。为何原本只是娱乐圈的丑闻,此次却引起了一国元首的注意?为何韩国警署、检查院均被牵涉其中?其背后又有着怎样错复杂的联系?

文在寅与腐败之战

目前,文在寅政府面临着最严峻的考验:1)对朝政策陷入僵局,美朝关系难以进一步改善,甚至出现一些退步征兆;2)经济方面毫无复苏迹象,百姓对其经济政策失去信心和耐心;3)韩国政治家已经开始准备总统大选,攻击文在寅的失误是他们竞选的好方法。

韩国百姓对文在寅的支持率直接反映了问题的严重性,根据最新支持率调查,文在寅政府的支持率仅为44.9%,再一次创下最低纪录。分析机构称,此次文政府支持率再创新低主要与朝美首脑第二次会晤未获成功有关,这使得原本因改善南北关系站稳脚跟的文在寅的支持率持续下跌。而韩国大选已然渐行渐近,文在寅支持率下跌显然不利于其所在党派竞选下一任总统。

在此情况下,文在寅政府下令彻底调查“胜利门”和韩国女艺人张紫妍自杀事件,则有以下的考量因素:

1.经济问题。自“胜利门”事件爆发以后,韩国多家顶级娱乐公司市价直线下降,十分惨淡。截止3月17日,韩国五大顶级娱乐公司市值下降5870亿韩元,其中,韩国百姓国民年金则直接蒸发332亿韩元。如果不能够彻底调查清楚相关事件、给平民百姓一个合理说法,文在寅政府很有可能面临史上第二次弹劾。同时,此次事件在全球范围内都引起了巨大反响,如此放任,势必会对韩流文化一直以来塑造的形象造成冲击。这样一来,辛辛苦苦经营的文化产业必定也会受到牵连。于情于理,文政府都逃不脱干系,自然也必须出手。

2.对保守派支持者的回应。文在寅与保守派的关系很差,尤其是在将朴槿惠和李明博送入监狱后,更是低到谷底。保守党派支持者多次要求文政府释放朴槿惠,并大肆批评文政府无能。2019年2月2日,朴槿惠迎来第六十八次生日,超过3000多名朴槿惠粉丝在看守所外为其庆生。当第二次美朝峰会并未取得理想成绩后,保守派对于文在寅的批评更甚一步。在这一刻重启对张紫妍事件的调查,无疑是要与此前的保守党政府做对比,彰显文在寅政府对民意的关心和对改革的追求。

2009年,正处在事业黄金期的女艺人张紫妍被发现于家中自杀身亡,当时的媒体统一口径说是“重度抑郁症导致的自杀”。两年后,韩国SBS电视台通过其共50余件、长达230页的遗书,揭露她曾多次被迫与政商界、娱乐圈财阀发生性关系。该报道短时间内曾引起巨大的民愤。但时任李明博总统因利益相关,最终放任其草草结案。朴槿惠上台后,也并未对该案件作出更多的处理。文政府此时此刻掀开这篇旧账,无疑就是想传达一个信息:他们是是关心民意、敢于向腐败出拳的政府。无论结局如何,这一步棋确实是下得光鲜亮丽。

3.打压财阀势力。在文在寅刚上台之初,就直接拿韩国的三星集团开刀,一度引发政商大战。由于三星集团和朴槿惠确实存在贪污腐败问题,着实理亏,最终以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被关进首尔看守所收局。李在镕也成为了韩国历史上第一个被韩国政府关押的三星高层。在贪污腐败、政商勾结面前,张紫妍事件不过是偶然漂上水面的浮萍。所以,文在寅此次重启调查,也并不仅仅是为了帮一个女星伸冤;透过浮萍,向水面下的怪物进军,才是其目的所在。

检察院与警署之争

根据“胜利门”事件中媒体爆出的聊天记录,胜利曾在聊天软件Kakao群中说到:“旁边的营业所举报了我们,还拍了照片留下证据。但不要担心,警察总长会帮我们处理这件事情的。”文中“警察总长”一词值得进一步调查。根据韩国官制,警界最高负责人称为“警察厅长”,检察院最高负责人为“检察总长”。而聊天记录中所说的“警察总长”一词非常明显的将其职位混淆,难以确定其所指的是哪位。然而,值得确定的一点是,有一位掌握实权的大佬在背后撑腰。总言之,此次事件牵扯到警方或是检方势力参与——这意味着另外一个政治斗争,即检察和警察搜查权之争。

按照韩国的《刑事诉讼法》195条,当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涉嫌违法时,检察院应该调查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同时,按照《刑事诉讼法》第196条,明确规定“警察的管理应当遵守检察院的指挥。”即,警察的义务是辅佐检方,只有检察院拥有搜查权,警察应该在检方的指挥下工作。然而,警方对此十分不满,希望通过修改宪法,将搜查权予以警方。2018年6月21日,警方和检方达成一致,共同签署了《检·警搜查权调整协议》。但是韩国百姓就警察拥有搜查权表示十分不满,此外,政治圈内也尚未达成共识。最终,依然是回归到了起点,就双方谁应该拥有搜查权展开争议。

在这背景下,由于“警察总长”一职在胜利所在的聊天群中被提及两次,时任韩国警察厅长出席国会接受调查,并称“不认识胜利”。然而,检方则针对这一点一直展开攻击,向韩国百姓展现警方的腐败和无能。对此,警方发誓“将会查清江南区的警方和胜利勾结一事”。

在检方处于优势的时候,事情突然发生了转机。文在寅政府不仅是调查“胜利门”,同样也调查张紫妍事件。警方发言称,“在搜索张紫妍案件的时候,受到了检方的阻碍。”这一言论直接将检方前期所积攒下的优势消灭,检方也被韩国百姓质疑。总言之,双方都失去了百姓的信心,都发言表态将会彻底查清“胜利门”与张紫妍事件。由此,不难发现,该事件的背后包含着检方和警方的搜查权争斗。

平民阶级与权贵阶级之斗

“胜利门”的事发地点为韩国首都首尔的江南区,即韩国最富裕的地带。该地区的夜店文化盛行,是属于权贵阶级、上流社会人士消费的主要场合。在如此具有上流气息的氛围发生了如此公然藐视法律、物化女性的事件,直接点燃了一般民众对于特权阶级的不满,加速了民怨聚集。

市民团体“庶民民生对策委员会”已将YG娱乐公司的负责人梁珉锡和Makeus娱乐公司的负责人李东形(音译)告至首尔中央机构,罪名为“管理疏忽”。该团体称“胜利和郑俊英作为公众人物,应该在道德伦理方面起表率作用,但是他们的言行举止令韩国百姓失望。他们的娱乐公司仅仅是以‘个人疏忽’回避责任,我们认为娱乐公司也应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市民团体“军人权委会”则向韩国政府谏言“应该延迟胜利入伍”。该团体负责人表示,“若胜利去服兵役,那么关于对胜利的管辖权将会转移至其所属部队,搜查将会由军方检察·宪兵负责,裁判将会在军事法院进行。由于宪兵和警察的管辖权不同,宪兵没有权力搜查平民百姓,警察也同样没有权力搜查军方人员。”对于军方所说的将会和检方协商,该团体依然表示担忧“此次事件牵扯到的势力比较多,同一件事情由两个部门进行搜查,很难给出一个合理结果。同时,由于胜利将会在军队法庭判刑,难以和其他犯罪嫌疑人一起服役,接受惩罚。因此,胜利通过服兵役来逃脱法律的惩罚是对韩国法律的藐视。”韩国兵务厅3月20日表示,已经批准以“性贿赂嫌疑”等接受警方调查的李胜利提交的延期入伍申请。

除去上述两个例子以外,各地方市民团体也纷纷进京上诉,要求政府严查。

釜底抽薪还是扬汤止沸

如前文所述,文在寅政府目前面临严峻的形势,因此准备借“胜利门”和张紫妍事件奋力一搏。不过,很难说此次重启调查,究竟是釜底抽薪,还是扬汤止沸。一方面是因为事发年代久远,相关罪证或早已处理干净;另一方面是涉及的利益方太多,盘根错节,很难顺藤摸瓜。

有韩国媒体曾在“胜利事件”后曝出,胜利名下夜店涉嫌偷税漏税的金额高达6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亿3000万元)。能够在当今韩国社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藏富600亿韩元,可见其靠山神通之广大。笔者认为,这个案件真正要摸的瓜是政商界高层,而非只是浅显地调查涉案艺人。否则,便是因小失大。保护伞仍在,事件仍可再次发生,甚至可能因经过此次事件而做得更隐蔽。只是下一次,就不知道会拿谁杀鸡儆猴了。

来源:澎湃新闻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