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C
Bangkok
星期六, 九月 23, 2017
泰国娱乐

泰国娱乐

高颜值、混血帅哥美女泰剧,小清新电影、惊悚泰式恐怖片,你想象的泰国娱乐圈都在这里……

Guzjung为变美做欧式双眼皮

    女人对美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泰国男神Dome的前女友Guzjung为了变得更美,最近特地去做了欧式双眼皮。

泰歌手Techin千万铢聘礼 中式婚礼娶Lin【图集】

2月6日,泰国歌手Techin与圈外女友Lin Lalida在曼谷举行了隆重的中式婚礼。Techin为新娘送上千万礼聘,包括金条、车子、首饰、房子及土地等。据悉,俩人相恋两年,2016年12月已完成登记了。 俩人还透露说马上造人。

Junji整眼睛获马里奥鼓励:很漂亮

泰国当红男星马里奥(Mario Maurer)近日出现某活动,被记者问到关于女友Junji Gaia去整眼睛的事。马里奥表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做了也漂亮,只要不要太过分就OK。对明星排名下跌的议论,马里奥表示并不感到担忧。“明星排名有上下,别想太多”马里奥说。

Thanwa与Green双双否认有地下情

Thanwa与Green双双否认有地下情 泰国中华网11月24日讯 自Thanwa Suriyajak与Green Ausadaporn首次合作电视剧《对手的心》后,便被剧迷们奉为新晋荧幕情侣。更有绯闻传出二人开展地下情。昨日,二人回应恋情口径一致,坚称只是朋友关系。 Thanwa说:“我很高兴大家把我们凑成一对。但我跟Green确实是同事关系。大家之所以撮合我们,可能是因为我们喜欢在片场拍照玩吧,而且他们入戏太深,就连演员都沉醉在角色里呢。但是打板声一响,就要抽离出来。可能因为年龄相仿,然后又能一起合作、交流,有时候收工后就会组队去吃饭,所以就熟络起来了。她是直肠子,我们很聊得来。但还要看关系会不会有发展。我在圈内也有女性朋友,只是跟Green和Cheer无话不谈。那时在片场眉骨和嘴巴受伤,发生得很突然,也很意外。但是片场的人都说可能因为我快到25岁了,所以要多做功德,小心行事。” Green说:“在剧里,我们比较像冤家。但也有甜蜜的镜头,加上我们都是单身,所以大家都撮合我们。但没什么,我们年纪相仿,一起工作相当于认识一个朋友,熟起来后,玩起来就很自然的没有隔阂。但现在我想专注事业,感情的事要看时间。我没有封闭自己哦,但是跟每个人都是以朋友的身份交往,这种事得花时间互相了解。”

Yaya生日将至 Nadech将送神秘礼物

Yaya生日将至 Nadech将送神秘礼物 泰国中华网3月14日讯 泰国当红女星Yaya-Urassaya的生日即将到来,不知绯闻男友Nadech-Kugimiya届时会作何表示呢?Nadech日前出席活动时做出回答。 Nadech说:“快到Yaya生日了(3月18日),我有准备礼物。至于什么时候送她,得看时机。要看她工不工作。因为现在据我所知,她的档期很满,一周7天都排满了。我送她的礼物是买来的,不是自己做的。不是戒指,不是项链,是很简单的,小小的东西。我先不告诉大家是什么,因为我不知道合不合她的心意。” 谈及 拍摄《Dichan》杂志大片,Nadech表示:“照片拍出来很好。至于甜不甜蜜嘛,我觉得还是去问摄影师好了,因为他想要那种效果。拍的时候没怎么尴尬,反而比较好玩。因为我做过很多工作,工作的时候都会全情投入,不浪费别人的时间。大家看到她抓我的六块腹肌,这都是拍照需要啦。以后其他写真也会陆续推出的。”

金贵晟《等等爱》上线 与泰国钢琴王子演绎情歌

今日,金贵晟新曲《等等爱》上线,和此前的抒情情歌不同,此次新歌讲述的一份等待的爱情,是一个人愿意等待,另一个人才愿意出现。

R.I.P.!泰国明星李缇娜父母遇火灾 双双遇难

今天(26日)凌晨2时30份左右,北标府颇头廊县一处豆腐工厂发生火灾,2人在火灾中遇难。后经证实,这二人正是泰国当红明星李缇娜(Tina)的父母。

结束10余年的爱情长跑 泰国凤姐Tukky要结婚了

在结束10余年的爱情长跑后,泰国女谐星Tukky终于要结婚了!有人日前在网上发出一张与男朋友BUBU的卡通造型卡片。并附文称“12月25日,盛情邀您来参加我们二人的婚礼。”据悉,两人的婚礼将在东北部邬隆府的老家举行,婚礼以简单俭省为主。

JamesJi现身柬埔寨办见面会 与粉丝互动频繁

泰国演员James Ji(Jirayu Tangsrisuk)东盟巡回粉丝见面会,在柬埔寨举办。当日,JamesJi还用柬埔寨语唱歌,引来了不少粉丝们的尖叫。

Tono担心Tangmo不满绰号

Tono担心Tangmo不满绰号 泰国中华网12月29日讯 泰国男歌手Tono-Pakin日前表示不介意记者协会给他取“脱蛊剩男”这个绰号,只担心前女友Tangmo-Pattarathida因被戏称为“洗胃哭唤夫”而感到难过。 Tono说:“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绰号的时候,以为是哈利波特呢,居然还有脱蛊。我理解每年都会取绰号。我个人没觉得是什么大事,不需要纠结。比这更过分的我都见过了。只觉得有点好笑。现在去哪里都有人叫我‘剩男’,挺搞笑的。我想往好的方面想,他们只想到了10个人哦。我觉得生气或者报复是没有用的。现在我尽量去理解和尊重,吵架也无济于事。希望每个人都能考虑别人的感受。我倒没什么,但提到真爱,我很担心Mo的感受。我觉得Mo的绰号对女人来说太过分了。我的绰号还比较滑稽,但她的绰号一点都不好笑。至于她会不会难过,你们还是问她本人好了。我没有发信息安慰她,因为很久都没有联系了。希望明年不要再被取什么绰号”Tono说。
- Advertisement -

最新动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