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认为今年需关注四方面问题 经济学家直指央行货币政策阻碍经济增长

【本报2月4日讯】 泰国经济正处在关键拐点。如不尽快解决长期的结构性问题,不仅会拖累今年复苏表现,拉低增长速度,还可能引发危机加剧风险出现的可能性。机构建议关注四个方面,而经济学家更是直指央行货币政策阻碍经济前进。

在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下,2024年泰国经济走势值得更多关注。尤其是执政党换届后泰国经济似乎已经到了一个重要的拐点。如果不尽快解决长期困扰经济的痛点,势必会给整体经济造成难以扭转的颓势。

KKP首席经济学家披帕认为,今年泰国经济复苏乏力。尽管旅游和出口两驾马车能驱动经济向前发展,但越来越不确定的数字钱包政策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国内消费支出表现。

按照塞塔政府制定的总规模5000亿铢的数字钱包计划,至少这部分资金入驻经济系统中将会为GDP带来0.8%左右的增长贡献。加之货币政策利率上行周期已经结束,尽管泰国央行可能会在年内大部分时间都维持2.5%的高利率水平,但相信降息仅仅只是时间问题。美联储已经暗示年内至少降息3次,这会考验泰货币委。

那2024年都需要关注哪些重大变数呢?首先是世界经济,特别是中美大国的表现如何,美国经济是否会强于市场预期,而中国经济又是否会弱于市场预期等;其次是各国货币政策,虽然美联储会降息但绝不会大幅下调引发动荡;还有就是地缘政治给贸易和经济带来的影响,超60个国家迎来大选年;最后就是泰国国内经济复苏仍乏力。就目前出口和旅游量大核心驱动力推动下泰国经济要想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仍有难度。

如果我们不尽快解决长期影响泰国经济发展的制约问题,那要想看到泰国经济重新迈入新发展阶段,那可能会耗时数十年之久。泰国正在消耗自金融风暴以来20-30年来积累的基础。

泰国面临严重的未富先老和劳动力质量下降的问题。由于教育质量下滑使得泰国高校很难培养出足够的人才来满足市场上用人单位的需求。素帕乌博士则直言不讳的说「不理解央行为何在通胀负增长和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依然坚持高利率。」

他表示,不能在问题发展到无法扭转的时候才考虑找办法。央行当前的货币政策根本不适合泰国经济的发展,更不能很好的配合政府的经济增长政策。看看高利率带来的直接影响,消费者购买力放缓外,民间投资也显示疲软。

至于泰国经济是否陷入危机的观点,他认为应该从现行货币政策对经济的影响来说,至少个人不认同维持当前的高利率能帮助到泰国经济增长。看看外国游客赴泰旅游的支出吧,并没有像疫前般毫不犹豫。另外,泰铢走强本身也会影响到旅游的表现,外国游客可支配的预算变少了。

声明!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