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汉:被遗忘的晚清恐怖分子

0
150

[摘要]美国驻华公使说:长江中下游,没有一个城市安全。

周汉:被遗忘的晚清恐怖分子

图注:清末(义和团运动之后),汉中孤儿院儿童与两位修女留影

短史记第421期

1891年,长江中下游忽然密集出现暴力恐怖事件,幕后煽动者是乡绅周汉

1891年夏秋之际,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外国传教士和中国教民,突然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自5月至9月,东起上海,西至宜昌,长江沿岸几乎所有的教堂、教会学校及慈善育婴堂,都遭到了暴民的围攻和焚毁,财产被抢掠一空,传教士和教民死伤枕籍。美国驻华公使田贝在给国务院的报告中说:“这次事变使我感到十分惊讶……没有一个城市是安全的,上海也包括在内。”①

在清廷和外国传教士的共同调查之下,暴恐事件的幕后煽动者——周汉,一名湖南乡绅——渐渐浮出了水面。周自幼熟习儒学,太平天国之乱时投身军旅,因功被保荐为陕西补用道(无实职,可领薪饷)。后自绝仕途回长沙闲居,与该地书商过从甚密。闲居期间,周撰写了大量的反教煽动资料,流传至今者尚多达三十三种。这些资料大部分写于1890-1892年间,印刷量很大,并以免费的形式散发,故遍及长江中下游省份——仅其中一本名为《鬼叫该死》的小册子,就印刷了80万册之多。②

周汉是一个相当出色的煽动家。其撰写的宣传资料,全部使用大白话,用词粗鄙,高度迎合底层民众的认知能力。如把耶稣说成“猪精投胎”,把传教士称作“鬼叫头”;指控传教士“制迷药”把教民迷了,“进了鬼叫,老婆媳妇女儿自然不明不白,心甘情愿相陪那鬼叫头睡觉”;并撰刻诸多图文并茂的宣传品,向不识字的民众直观展示传教士“挖眼剖心”的场景。同时,周汉也兼顾到了知识阶层。在《鬼叫该死》里,他指控传教士:“鬼叫都有妖术,切得妇女们崽肠子、奶尖子、孕妇胞胎,小孩子肾子,他拿去买去鬼商人配制照相的药水,熬炼铜铅,每百斤铜铅熬得出八斤银子。凡从叫的死了,鬼叫头不准亲人近前,要由他殡殓。他把眼睛剜了去,也是卖去配药,还哄人说叫做‘封目归西’,你们说可怕不可怕,可恨不可恨哩!”③——魏源在《海国图志》里也有同样的说法:“闻夷市中国铅百斤可煎文银八两,其余九十二斤仍可卖还原价。惟其银必以华人睛点之乃可用。而西洋人之睛不济事也。”④魏是湖南人,且号称近代“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在两湖知识界影响很大。《鬼叫该死》里的内容,既与《海国图志》趋同,其在两湖知识界心目中的“可信度”,自然上升不少。

在周汉之前,儒家知识界与来华传教士曾产生过不少冲突,但从未出现过“肉体消灭”的恐怖主义号召。周汉可谓发出这种号召的第一人。在《鬼叫该死》的扉页里,周汉题词:“每人细读,传说他人,鬼子再多,定要殄灭”;在《徐五屠夫刊布》(周汉将天主教称为“猪”,故假托屠夫而作此文)里,周汉号召“怯猪之心不可有,害猪之心不可无”、“害人是贼,害猪是杰”;在《湖南通省公议》里,周汉号召湖南民众全部起来“驱鬼”,如有敢阻挠、为“鬼”说话者,立即击杀,尸体弃之荒山以喂虎狼;如有敢将土地房屋卖给“鬼”者,将业主与经办人全家杀尽,产业充公,作为“灭鬼”经费。⑤这种恐怖主义煽动,终于在1891年酿成“长江教案”,震惊了世界。

周汉:被遗忘的晚清恐怖分子

图注:周汉所制煽动宣传品《猪叫剜眼图》,散播传教士挖人眼睛去炼银的谣言

周汉煽动成功,依赖四大要素:文化失败、道德感召、民意纵容、利益诱惑

周汉的恐怖主义煽动能够成功,就现存史料来看,至少有如下几个重要原因:

第一,儒家文明在与西方文明的激烈碰撞中,渐处劣势。首任驻英公使郭嵩焘曾参观、研究过英国的政治运作,感慨儒家理想中的“三代之政”,也不如“蛮夷”政体优良。郭认为,中国靠圣人治国,西洋将政治“公之臣庶”。中国圣君相继,最高历史纪录不过四代;“臣庶”自治,却可繁衍无穷。所以西洋“(立国)愈久而人文愈盛”。⑥但郭的这种视野与胸襟,终属少数,多数儒家知识分子,都陷入了“文化失败”的焦虑之中;来华传教士的文化傲慢,则进一步刺激了这种“焦虑”。周汉的恐怖主义煽动,为小部分激进的焦虑者提供了一个出口——在周汉的煽动资料里,郭嵩焘被丑化为“四鬼”之一,其去世被丑化成了“受天诛”。周还警告,若湖南再出郭嵩焘这种“四鬼”,民众应该起来杀光他们全家。

第二,周汉本人具有一种大无畏的“道德力量”。周高度崇拜儒家古圣先贤,为驱逐异文化,保持儒释道三教的纯洁,对现实的个人利害可以浑然不顾。曾有志同道合者因散发反教煽动资料而被捕下狱,周汉获知后主动致信湖北巡抚谭继洵。周在信中坦诚,那些煽动资料乃是自己所撰写、刊布,若被捕者有罪,则自己乃是罪魁祸首;当局要惩处散播者,必须先更严厉地惩处自己,否则自己将去京城赴死。⑦这种“牺牲”气质,为周汉赢得了无数拥趸。

第三,整个两湖儒家知识圈,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是温和的“和平主义者”,但同时也都是周汉的同情者。周的恐怖主义煽动,很早就引起了湖广地方当局的注意,但没有人制止,长沙知府甚至支持生员利用戏台来宣传《鬼叫该死》。及至发生暴力事件,朝廷谕旨地方严惩周汉,两湖当局仍迟迟没有动作,总督张之洞在给李鸿章的电报中明言:两湖知识圈,“赞周之歌谣者十人而九,真不可解,长沙三书院尤佩服周”。⑧李鸿章曾建议湖广当局另辟蹊径,查一查周汉有无经济问题,但什么也没查出来。万般无奈之下,调查组最终的结论是:周汉患“痰迷”之症,精神早已不正常。1897年,“被精神病”的周汉再次闹事,张之洞告诫下属湖南巡抚陈宝箴,万不可将周汉押来武昌,因为当地儒家知识圈大多是周汉的同情者,湖北官场“断无人敢审”。⑨

第四,民间会党为了“发洋财”,对周汉的恐怖煽动推波助澜。暴力事件发生后,当局逮捕了不少参与其事的哥老会分子。据这些人供称,哥老会决定“闹教”发财,始于1891年3月份,其办法是:预备匿名揭帖,到处张贴,散播传教士害死小孩、挖取眼睛的谣言,煽动民众攻击、焚烧教堂,帮会分子趁乱抢掠财物,再雇船沿江逃至它处故技重施。哥老会所散播的“匿名揭帖”,正是周汉所撰写的煽动资料——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暴力事件都与哥老会有关,但所有的暴力事件中,都能发现周汉的煽动资料。⑩

1891年的这场恐怖事件,其发生机制,集“文化失败”、“道德感召”、“民意纵容”、“利益诱惑”四者于一身。这一机制,与今日异常猖獗之恐怖主义并无二致。所幸的是,儒学是一种开放的意识形态体系,清廷也是一个世俗化的政权,所以周汉的恐怖煽动所酿成的流血事件,尚属有限。

周汉:被遗忘的晚清恐怖分子

图注:周汉所制《射猪斩羊图》,“猪”,指“天主”,“羊”,即“洋人”

注释

①田贝致布赖恩函,第1312号,1891年5月27日于北京美国使馆,7月2日收到。收录于《清末教案 第五册 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选译》,P279-280。②吕实强,《周汉反教案》,(台)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二期。③周汉,《鬼叫该死》,收录于《清末教案 第6册》,P615-619。④魏源,《海国图志》卷二十七,岳麓书社,2011,P882。⑤吕实强,《周汉反教案》,(台)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二期。⑥郭嵩焘,《使西纪程》。⑦周汉致谭继洵函,收录于《清末教案 第6册》,P625-626。⑧致天津李中堂,光绪十八年正月初九日发。收录于《张之洞全集》,河北人民出版社,1998,P5674。⑨致长沙陈抚台,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初七日申刻发。收录于《张之洞全集》,P7530-7531。⑩蔡少卿,《中国近代会党史研究》,中华书局,1987,P220-247。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