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师:年逾古稀老人泰国芭提雅抗疫记

0
82

小编按: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各国加强出入境管制,通途变天堑,让在泰国旅游、工作、学习乃至安享晚年的人们变得有家难回。尽管泰国政府多次破例为滞留人员提供免签政策,让在泰的外国公民能够减除一些忧虑,但很多人由于语言不通、文化差异等原因,仍然很难一下子适应这里的生活。如果您也正遭遇着类似的困境,不妨来看看这两位老人在芭堤雅的“海外抗疫日记”……

泰国也有五一劳动节,但现在芭提雅却是一座“死城”,没有丝毫节日欢乐气氛。

我们老俩口,也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泰国疫情自2月下旬开始,逐步严重,3月下旬实施《紧急状态法》以来,封航、封市、封海滩,禁止府(省、市)之间人员流动,关闭除超市、便利店、药房以外的所有场所,实行宵禁、出动军队用喷水车在街道喷药水,发放救灾物品;规定出门必须戴口罩(而“老外”对这一条规定最抗拒,警察不在,口罩立即戴在下巴上)、警察全副武装巡逻等一系列严厉措施,违反者直接逮捕。故而我们只有隔三四天“全副武装”,去一次超市买菜,禁足在家。

泰国原计划给每个因疫情失业者与自由职业者每人每月5000泰铢(约1200元人民币)的补贴。不料有3000万人申请,最后只批准了900万人。泰国人平时“吃光用光,身体健康”,基本没有储蓄概念,一下子失去经济来源,非常困难,仅4月1日至4月21日,自杀28人,与同期新增确诊病例数正好相同。泰国政府面临很大压力。

实施“紧急状态法”前几天,我们还可在晚饭后到海滩路吹吹海风,现在也不允许了。有一天晚上八时许,我正沿着海滩路走,忽然从树荫中窜出一个“泰妹”,拉住我,用很差的英语说:随便多少钱就行。我当然拒绝,但这位“泰妹”哀怨地说,她因为这些日子没有顾客,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见她不像说谎,不禁有点同情,但我几十年习惯,除非确定要买什么物品,外出从不带钱。我在口袋里东摸西摸,总算有一张100泰铢(约人民币22元)的钞票,便给了她。这个“泰妹”拿了钱,居然以跑100米的速度冲到马路对面的便利店去。100泰铢已够她买个三明治和一杯咖啡了。令人唏嘘。

现在泰国6900多万人口,累计确诊病例2900多人。近几天均是个位数增长。但泰国政府仍十分小心,对外国人“只出不进”。这就给我们带来了更大的困难。

我因患双眼黄斑变性,多蒙曼谷THAI  NAKARIN医院一位医术高超,耐心细致的女博士医生悉心治疗,才不致双目失明。但这种病俗称“眼癌”,无法治愈,只有通过手术维持仅存的视力。鉴于手术不能耽搁,只好滞留在泰国。偏偏当年泰国《中华日报》帮我们两位老人找到的,一直热心帮助我们的中国志愿者张小姐又正巧回中国了,而我不能冒双目完全失明的危险,不做手术,加上医生警告,机场与飞机上最易感染,以致我们老夫妻,无法回国,孤孤单单奋斗在泰国,相互鼓励:活下来就是胜利!

疫情期间,泰国的口罩,酒精凝胶、酒精都成了紧俏品,我们很难买到。有一次好不容易在一家小药房买到一盒(50只)口罩,450泰铢,结果发现戴在脸上贴合度极差,空隙很大,起不了防护作用。国内亲友给我们寄了两次口罩,一次是某服装公司生产的非医用口罩,去超市仍不保险。再寄来一批,大约是网上买的,贴合度也很差,至于过滤效率,更不知如何了,但不戴口罩不允许外出,就当自我安慰与做给警察看看吧。

有时想想,也很伤心,孩子在WHO没日没夜在抗疫第一线救治他人,根本无法照顾我们,十天半月有个三五分钟电话,已是“翘首以盼”的事。而我们又实在学不会泰语。无论在医院动手术,还是遇到难事,都需要泰语,不懂泰语在泰国真是寸步难行。而医生认为,我久治不愈的慢阻肺,适宜在泰国的海边生活,加上又是泰国医生救了我的眼睛,我也只能是通过养老签证往返泰国。

泰国对外国人管理很严,每90天必须到移民局报到一次。移民局的办公楼又特别小,芭提雅的外国人又特别多,经常挤得水泄不通,尤其是疫情期间,很多“老外”滞留泰国,移民局外面的广场上都人山人海,是真正的高危场所。但90天报到若不去,逾期则按每人每天500泰铢罚款,还会影响下次入境。4月初,我的90天报到时间已到,情急之下,我决定冒险去移民局报到,到了那里,连广场上都挤不进去了。想起移民局边上有个中介公司,当机立断,花钱请中介公司代办。中介公司一位年轻人见了我,说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还到这样危险的地方来?我是有苦难言,想想老无所依,眼泪也差点流出。中介公司收了我1240泰铢,15分钟即办好。回家后,总担心刚才与那么多不戴口罩的“老外”挤在一起,会不会感染?紧张了14天,算算即使感染,潜伏期也过去了,才放下心来。后来看到媒体报道,90天报到,其实不用花钱,不用排队,但移民局的官员就不告诉大家。

更有点令人难以理解的是,我国已基本控制疫情,但泰国仍把中国列为“高风险”国家名单中第一个位置,规定从中国等“高风险”国家进入泰国,要有核酸检测报告,提供泰国规定格式,医生用英文填写的“无感染风险”健康证明,填上医生执业证书号,加盖医院公章;购买十万美金保额的医疗保险。实际上就是宁可牺牲旅游收入,也要为了防控疫情,拒绝中国等“高风险”国家的游客入境,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在疫情期间回国取治疗费用,就回不了泰国动手术。也不怪人家,只怪这该死的新冠病毒。

泰国的底层普通老百姓,根本不关心政治,只关心钱。他们对中国游客的印象就是“有很多很多钱,但大声喧哗”。我们住久了,认识我们的泰国人都说“Papa,Mama”是最有礼貌的中国人。虽然我们反复解释了,大声喧哗的只是个别游客,也没有用。中国赴泰国游客一年有一千多万,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游客不文明,也是不得了的数目,而且从我们亲眼所见,这个比例完全可能高于万分之一。可叹的是,一些无良的中国人的行为教会了一些无良的泰国人。会说中国话的泰国人,坑起中国人来,也是没商量的节奏。

我在泰国FB上有70多个“粉丝”,但都是“劳动人民”,没有能力帮助我们。疫情封城期间,只能发些泰文帖子给我们:“父亲、母亲,请保重身体!”;“Papa,mama,你们要订餐,打个电话给我”;隔壁的出租车店老板或司机,每次我手术后,他们开车到医院接我回家,都像接自己父亲一样,小心翼翼,怕有一点闪失,也算是异国他乡的情谊了。

都是这该死的covid–19,毁了多少人的节日气氛!

但愿能在我手术一个周期后,泰国可以“启封”,我们早日回国,想念大家了!

—我是小编的分割线—

两位老人是本报的读者,多年前曾致电本报寻求帮助,小编只是举手之劳,不想成就一段素昧平生的情谊。在此,祝老人早日康复,期待泰国疫情过后,能顺利与亲人团聚!也希望仍然滞留在泰的所有华人,能守望相助,共同期待“战疫”成功,大家能早日回到亲人身边!

文章来源:微博用户→放放2011欢乐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