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后东盟供应链变革的机遇与挑战

0
68

泰国中华日报05月22日报道   2019疫情大流行后,全球供应链将迎来重新整合调整的大时代。单一国家集中生产某些关键部件的安排已经暴露出脆弱的一面。东盟新兴发展国家将如何迎接供应链从中国迁出带来的挑战和机遇。

为此,开泰研究中心对东盟国家的中间产品依赖度以及未来供应链调整方向等议题进行了分析。在分析依赖对外国中间产品进口的脆弱性时,除了中间产品进口依赖度因素外,中间产品复杂度指数(Product Complexity Index )也是影响脆弱性的另一因素。对高复杂度中间产品的依赖意味着改变对中间产品制造商的依赖也同样困难。东盟国家按中间产品的复杂度和中间产品的进口依赖度分类如下:

依赖低复杂度中间产品进口的国家:此类中间产品的进口主要是与纺织品、钢铁、基础化学品相关的原材料进口。此类中间产品进口通常直接从生产国进口,主要进口来源以中国为主。这类国家还可细分为以下两类:

1) 依赖低复杂度中间产品进口但中间产品进口依赖度相对较低的国 家。此类国家大多是经济相对封闭的国家,如老挝、缅甸和印度尼西亚。

2)依赖低复杂度中间产品进口且中间产品进口依赖度高的国家,即柬埔寨。柬埔寨是供应链中断风险最大的国家,因为柬埔寨的出口部门集中,并且严重依赖从中国进口纺织中间原料。

依赖高复杂度中间产品进口的国家:进口的技​​术类中间产品大多为电子产品,这些产品通常使用高复杂度中间产品作为零部件,其主要进口来源是韩国、中国和日本。又可细分为两类:

1)依赖高复杂度中间产品进口但对中间产品进口依赖度相对较低的国家,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

2)依赖高复杂度中间产品进口且对中间产品进口依赖度高的国家,包括菲律宾和越南。

展望未来,对作为工业产品最终市场的大国造成严重影响的新冠肺 炎疫情以及美国征收关税的压力或成为企业加快将重要产品生产基地从中国迁出的因素。比较东盟和中国发现,东盟的优势在于从美国、欧盟等多个经济体获得贸易优惠待遇,以及东盟多个成员国的劳动力成本仍低于中国。

对于受(关税)保护且劳动密集型的产品,将其生产基地迁出中国是合算的。在吸引此类产品投资时,柬埔寨、缅甸和老挝将因其劳动力成本比中国低而受益。

对于中国具有获利潜力和生产不依靠大量劳动力的下游产品,将生产基地迁出中国的企业数量有限,因为中国在生产成本及运输成本上仍有优势。

对于影响生产链稳定的产品或具有知识产权风险的高科技产品,其生产基地可能回流(Reshoring)拥有该知识产权的国家以分散风险。

对于生产中使用较低水平技术的产品,东盟将受益于其部分生产基地从中国迁出。分为两种迁出模式:将生产基地迁出中国以进军东盟市场 ;将生产基地迁出中国以向东盟以外的主要市场出口产品。(开泰研究中心)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