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12月14日讯】 亚洲开发银行(亚行)将2023年泰国经济增速下调至2.5%,同时上调中国经济增速至4.9%。至于明年泰国经济则有望增3.5%。总理要求重新检讨日薪上调方案,直言调整幅度太低,而学者则认为,薪资涨幅低于GDP增速也是助推贫富差距的关键因素。

亚行发布的最新经济预测报告指出,由于受到出口萎缩的影响,泰国今年经济增速预计将从9月份预测增3.5%降至增2.5%。同样下调展望的还有2024年泰国经济表现,预计增速将从9月份预测的增3.7%降至增3.5%。

但对于泰国重要的贸易国中国经济表现则相对乐观,预计2023年中国经济增速有望从9月份预测增4.7%提高到增4.9%。至于明年全球经济表现则维持增4.8%的展望。同时表示印度经济增速明显好于此前预期。

而中国和印度两个大国的经济增长则有助于抵消因制造业疲软而拖累的东南亚经济。亚行预计,2023年东盟经济涨幅将从4.3%提高到4.6%,而明年则有望从4.7%增至4.8%。

至于舆论焦点的最低日薪上涨话题,TDRI学者认为,日薪上调常年低于GDP增速已经在劳资多方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共识。除了英拉治下将日薪一次性提高到300铢外,每次新政府上台后都将竞选时高喊的大幅涨薪政策抛之脑后。

塞塔总理在听取劳资方提交的2024年最低日薪上调2-16铢后当即批示重新检讨后再提审。然而总理更希望最低日薪能提高到此前公开表示的400铢。按照政府日薪上调计划,4年任期日薪将增至600铢。

而学者也直言不讳的指出,正因为日薪上调低于经济增长,泰国的贫富差距问题才会越来越大。因为广大人民群众的薪资涨幅太低,而使得企业能够获得更丰厚的利润。

声明!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