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系列控枪举措 被指绕过国会有越权嫌疑

0
329

奥巴马系列控枪举措 被指绕过国会有越权嫌疑

  奥巴马在白宫商讨控枪举措 供图/视觉中国

  美国白宫4日宣布推出一系列控枪举措,包括加强对购枪者的背景调查和控枪执法等,以期绕过国会、通过行政手段遏制频发的枪支暴力犯罪。

  白宫官员4日在声明中说,根据新举措,美国酒精、烟草、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将要求全美所有实体店、枪支集市和互联网的枪支售卖者登记为持有经营许可的枪支经销商,并对所有购枪者实施背景调查。未获许可进行枪支交易者将面临最高5年刑期和至多25万美元罚款的处罚。美国联邦调查局还将雇佣超过230名检查员和其他工作人员,以加强对购枪者的背景调查力度。此外,奥巴马政府还计划投入更多人力加强枪支相关法规的执行力度以及更多资金用于精神疾病的治疗。

  “这些不单单是我拥有的法律和行政权限内所能给出的指导性意见,它们更是包括枪支所有者在内绝大多数美国民众支持的(控枪举措),”奥巴马在与美国司法部长洛蕾塔·林奇会面时说,“虽然这些措施无法解决这个国家的所有暴力犯罪问题,无法根除枪击事件……但它们会挽救一些人的生命,使其家人免受失去至亲之痛。”

  虽然收获不少叫好声,奥巴马政府推出的控枪新举措也招致不少批评与质疑。一些美国媒体和分析人士认为,无论是措施本身的“硬伤”,还是奥巴马绕过国会引发的“越权”争议,恐怕都会让这些措施在具体落实时大打折扣。

  美联社解读,这些新举措对需要登记为枪支经销商的主体定义模糊,缺乏量化标准。譬如,新举措没有明确规定售卖多少支枪才须被认定为枪支经销商。另外,这些举措只停留在政府机构指导意见的层面,缺乏联邦法规的绝对效力,很可能面临“朝令夕改”的窘境。不少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已经放话,声称一旦赢得总统选举,就会撤销奥巴马政府这些控枪新举措。

  一些共和党人认为,奥巴马此举不但存在法律争议,还有越权之嫌。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保罗·瑞安4日就把矛头对准奥巴马,指责他不把珍视合法拥枪权利的美国民众放在眼里。“我们都为近期(频发的枪支)暴力事件感到痛苦,但总统先生考虑的(控枪)新变化不会阻止它们的发生……这是行政僭越的危险举动,不会获得国家支持。”

  面对质疑,奥巴马4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新出台的控枪措施符合“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以及民众合法拥有枪支的权利”,作出这一决定完全“在自己(身为总统)的法律权限之内”。

  链接

  美国每年3万人死于枪下

  近年来,美国恶性枪击事件频发,公众要求加强枪支管制的呼声不断,但在美国社会中,限枪控枪的阻力十分强大。奥巴马政府曾多次批评国会在控枪问题上不作为。数据显示,美国有3亿多人口,而私枪保有量逾3亿支,每年死于枪口下的人数超过3万。

  观察

  美国“禁枪”不可避免提修宪

  民意 每遇“控枪”销量激增

  拥枪是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任何有关枪的提案,都关涉几乎所有美国人的利益。提“禁枪”就不可避免提到修宪,而修宪难如登天,因而200多年来“禁枪”都是美国政治的“老虎屁股”,几乎无人敢去触碰。

  即使是退而求其次的控枪问题,在民意上也呈现巨大分歧。对于持枪安全还是控枪安全,多年来都争执不下,就连民调数据都无定数。2015年末,CNN民调显示,52%受访者反对更严格控枪措施,而路透社的民调数字却是65%的受访者支持控枪。不仅如此,在奥巴马执政的这几年,美国枪械制造商产量大幅提升,而且每每遇到控枪收紧预期,枪支销售更是瞬间激增,此次自不例外。

  党派 两党政治立场分化严重

  此外,在控枪问题上,民主、共和两党政治立场分化严重。

  2013年4月17日,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参议院否决了包含审查所有购枪者背景内容的控枪法案,奥巴马大感失望,且怒斥这是“耻辱的一天”。

  民主党人普遍支持对枪支实行更严格管理。此次在奥巴马宣布推行控枪新措后,民主党总统竞选领跑者希拉里立即表示坚决支持;另一位竞选者桑德斯虽然对绕过国会的做法有所保留,但在控枪问题上站在同一阵线。

  相对的是,共和党是拥枪权利的捍卫者。共和党竞选热门人物特朗普先跳出来,誓言若当选将解除奥巴马的控枪令,以保护拥枪自由。得克萨斯州州长艾伯特在推特上贴出大炮图案,扬言奥巴马“有胆来拿”,到得州亲自收缴枪支。

  其实早在2013年初,奥巴马就绕过国会签署了23项控枪总统行政命令。然而这一被称为近20年最全面、最彻底、最严格的控枪方案却成效甚微,以至于奥巴马坦言无力推动美国控枪制度改革是任期内的“最大挫折”。

  组织 利益集团左右选举

  除民意分歧和党派之争外,控枪还牵动着拥枪团体的利益,甚至会左右选举。

  主要代表是拥有140多年历史的“全国步枪协会”。该协会拥有400万会员,是一个十分活跃的政治游说组织,对美国总统大选、国会、州、郡议会选举都有左右选情的力量。该协会还是共和党的传统金主,多位美国总统曾是该协会会员。

  历史上,控枪也曾让民主党承受了不小的政治代价,尤其在连续推出控枪举措的克林顿政府时期——1994年国会中期选举、2000年总统大选,民主党失利背后都有枪械利益集团的影子。

  如今,奥巴马虽然又一次要绕过国会直接动用总统权力,看似简单粗暴且信心满满。但是,在大选之年,受到民意、两党和财阀牵扯的各方能有多少心力在这一年推行控枪措施,才是奥巴马需要担心的问题。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