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举报中的2名女孩并非释永信私生女

0
724

日前,一则《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只大老虎,谁来监督?》的帖子在网上流传。“释正义”举报释永信有双重户籍,与韩明君有私生女韩某恩,与关丽丽有私生女刘梦亚,此事引发社会关注。

北京青年报记者辗转安徽、登封、商丘等地,试图调查举报事件种种疑云。北青报记者发现,多位证人交叉印证,刘梦亚系释永信侄女,韩某恩的出生证明系伪造,而网传释延洁(俗名韩明君)产子时间,当时释延洁本人正在北大全脱产读书,商丘居士证明韩某恩系其送释延洁收养的弃婴。

举报人称会“顶住压力”

媒体:举报中的2名女孩并非释永信私生女

释永信会见朝圣团

10月2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会见朝圣团,3日少林寺官网一挂出消息,立马传开。毫无疑问,释永信的露面,每一次都会成为焦点。网民们似乎也没有忘记,始于七月持续到十月的释正义与释延鲁等人的接力举报,到目前,仍然疑云重重。而举报人释延鲁在10月4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现在人在北京,并未被控制,会“顶住压力,举报下去”,并且表示没有结果,绝不罢休。北青报记者试图联系释延鲁本人进行采访,一直未联系上。

“私生女”刘梦亚疑云

刘梦亚其实是释永信侄女

在老家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江店孜镇,释永信并非人尽皆知。但是刘梦亚,这个从小就在镇子里长大的女孩,镇上的人都很熟悉。

“根本不用解释,梦亚从小在我们身边长大,出生时候我们还喝过他家喜酒,怎么就突然成了哈尔滨女人关丽丽的孩子呢?”邻居们表示。

“从小在镇上,结婚生子也在镇上,你说我们对她熟不熟,这事情离谱不。”邻居吕海婷对记者说,自己跟梦亚是邻居也是好朋友,“梦亚26岁,现在已经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了。”

“她妈妈是当地人,姥姥我们也认识,都是一个镇上的,天天出门都能见到,我们周围邻居都可以作证,但是现在风波太大,不要写我名字。”一名刘姓大姐说,梦亚跟她家孩子差不多岁数,也是在江店孜卫生院出生,但是不记得接生医生是谁了。“我是见着她妈妈整天挺着肚子出来的嘛,生完孩子我们邻居都去她家喝喜酒。”

北青报记者试图联系刘梦亚本人,但未能联系上。而记者拨打刘梦亚父亲电话询问时,对方表示“我家孩子是我的还需要我来证明吗?太可笑了!”记者试图做进一步核实,但被挂断电话。而此前,释永信侄女刘姣曾跟记者确认,刘梦亚是四叔刘应彪的女儿。

释延洁产女疑云

“生产”前一个月在云南采风

另一名被“释正义”指控,且被释延鲁实名举报的的释延洁(即韩明君)孩子韩某恩,显示出生日期为2009年4月22日。

那么,在这个时间前后,释延洁有哪些活动呢?北京青年报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并没有发现身兼河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少林慈幼院院长等职务的释延洁在“临产”前后的活动报道。随后,记者来到少林寺慈幼院,得知释延洁2009年初在北京学习,记者又辗转联系上一名清华美院信息艺术设计系教摄影的退休教师李老师,他介绍,2009年3月1日到7日,他本人、延洁师父以及其他人在云南西双版纳丽江采风,从各种迹象看,延洁法师绝对不是怀孕状态。“法律作证我可以,但是现在我不愿意卷入舆论,就不要写我名字了”。

“如果按照网上说的4月生孩子,那三月也是怀胎九个月了,怎么也会显吧?但是她一点也没有大肚子,尽管延洁比较胖;第二,西双版纳那里信佛比较多,延洁跟另外两名尼僧见到庙就拜,弯腰下跪都有,哪个孕妇可以做到随时弯腰下跪;第三,一个尼僧要是怀孕了,那也算是丑闻,怎么会出来到处乱跑。”这位李老师说,他还提供了当时采风的照片,记者查看时间确系2009年3月所拍。

李老师表示,他的一个学生以及一名景洪机场的工作人员都可以作证。这两人虽然拒绝接受采访,但表示确实可以证明延洁师父当时十分不像怀孕。

李老师又介绍,2009年4月份,延洁师父就回到北京继续在北大读书。而此后,他一直跟延洁师父保持联系,当年7月底他来到延洁师父所在寺院专门给僧尼做摄影讲座,一直在沟通买器材,安排老师的事情。

“生产”当天在北大上课

媒体:举报中的2名女孩并非释永信私生女

那么,2009年4月,释延洁是否在北大读书呢?北青报记者查询到北大确实有宗教学专业(佛教方向)研究生课程进修班,属于哲学系,释延洁本人确系该研修班07级学生。

记者辗转找到释延洁在北大进修班的尼僧同学兼室友,四川碧山寺的一位法师。这位法师介绍,她2007年和释延洁约着一起去进修,07年9月入学,09年7月毕业,在每年的4月和11月集中授课,为全脱产式学习。2009年从4月5日到4月26日,每天都有课程。“那时候我们每天一起上课,周一到周日,全天都有课,出去走走的时间都没有。”法师说,“如果说其他时间,我不敢随便说,但是2009年4月,我确实跟她在一起。”这位法师还找到了当年的一份课程表,记者查看到在4月22日这一天,确实有课并且是全天,上午为佛教艺术,下午为儒佛异同。而网传的生子时间也正在这一天。

这位法师介绍,现在北大佛教班很多同学都知道了,“佛家很多人都不愿意面对媒体,尤其在这个时候,但是如果法律需要我们去作证,大家都会站出来的。”法师说。

“私生女”韩某恩疑云

为上户口,出生证明系伪造

关于另一名“私生女”韩某恩,记者在安徽时,采访了她出生证明中的医生江如兰。江医生否认接生过韩某恩,更表示没有见过释延洁。

随后,记者独家专访了当年韩某恩的出生证明经办人刘振(释永信侄子)。他表示,网上晒出来的韩某恩出生证明,是自己托人办的假出生证明,目的是给韩某恩上户口用。因为延洁师父向他打听过谁可以私下办户口,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答应了,随后托家乡的卫生院防保科科长办理了假出生证明。“因为正规领养的话,延洁师父个人并没有资格,不知道她是否出于养老考虑。”刘振说自己并没有问延洁师父原因。

那么,韩明君(即释延洁)的户口为什么在释永信母亲胡昌荣名下,并登记成胡昌荣侄女呢?刘振说,也是为了就地给韩某恩办户口,就谎报了身份,但是韩明君的户口是从登封正常迁过来的。刘振表示,自己已经接受了警方的问话,保证真实性。但记者多次联系颍上县公安局询问进展,并无答复。

商丘居士:韩某恩实为无名弃婴

刘振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韩某恩是释延洁抱养的孩子,应该是从她在商丘观音寺时认识的信众那里抱养的。

8月中旬,记者来到商丘观音寺,当地居民张秀花听说是记者来调查,说“终于等到你们了,这么好的一个住持,网上那么抹黑她,真的是让人气愤。”

记者在商丘期间,随机选择两个时间段去观音寺门口打听,当地人对释延洁印象都很深刻。“观音寺算是她一手扩大的,她经常帮助周围居民,我们有事没事都喜欢去寺庙跟延洁(师父)说说话,她也会开导我们。”邻居钱启(化名)说。随后,多名居民自发签字,表示愿意告诉记者一个大家认识的延洁师父。

但是当记者追问延洁师父收养的孩子,却很少有人知道。记者随后多方打听,得知当年寺庙的居士刘英(化名)似乎抱给过释延洁一个孩子。

但记者致电刘英,表明来意时,刘英表示自己在外地,并不想多说。“孩子确实是我捡的,是个弃婴,我送给了延洁师父,我并不知道程序是否正确,这是农村的老办法,但是现在我家人都觉得事情很大,我也不想媒体打扰我的生活。”刘英说,韩某恩确实是自己捡的弃婴,也不知道生父生母。

手术陪同人员:释延洁子宫早已切除

北青报记者在少林寺以及商丘的走访中,均不时有知情人士表示释延洁本人确系做过手术,“从生理上压根无法怀孕”。但是,到底是什么时间手术,又做的什么手术,并没有一个人清楚知道。

记者在商丘探访多日后得知,释延洁手术或在商丘。终于有一个叫慧心(化名)的居士告知记者,当年释延洁手术时,她就在旁边陪同,和另一个居士轮流照顾。“当时大家也觉得毕竟是女人,很少人知道。”

慧心说,自己是2004年8月陪同释延洁去做的手术,“当时是延洁自己签的字,手术时间大概四个小时”,手术前医生也有谈话,说知道子宫对女人的重要性,但是子宫上长了瘤子,尽量能剥离就剥离,不能剥离就只能切除。

慧心说,第二天,医生很遗憾地说瘤子太大了,还是没保住子宫。“我当时还哭着,说师父你命咋这么苦,没想到她还安慰我,说没什么。”慧心说,自己呆了两三天,就回家了,后来由刘敏照顾。记者找到刘敏,其表示此事属实,是在郑州一家医院,记者找到另外两名知情人,他们也表示此事属实。

“延洁师父04年就做了子宫切除手术,那些说她09年怀孕生子的,我觉得就算造谣,也得说的像一点,简直太笑话了。”针对这一关键证据,记者尝试多次终于联系上释延洁本人,其表示自己确实在04年做了子宫切除手术,也有医学证明,但是证据只会在法律层面进行呈现。北京青年报记者也将就举报问题持续跟踪调查。

(应受访者要求,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文|北青报记者王晓芳 编辑|柳璐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