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贩卖婴儿团伙:医生假称婴儿已死然后卖掉

0
212

温州贩卖婴儿团伙:医生假称婴儿已死然后卖掉

警方先后解救了16名婴儿,有6个被送往苍南福利院,图为其中一名被解救的孩子。

《全国打拐解救儿童寻亲公告平台上线 苍南6个孩子遭同一团伙贩卖》追踪

假称婴儿患有先天疾病

引产后把孩子卖掉

今年7月中旬,我接到温州人阿正 (微博)(化名)的爆料。他的情绪激动、焦虑,显然经过了强烈的思想斗争。

阿正说,他是为了良心才站出来说话的。

他认识一对夫妻,都曾在温州的三甲级大型医院工作,直到退休。妻子李某,妇产科医生;丈夫蔡某,儿科医生。

李某今年68岁,已退休10多年。退休后,她先后被多家小医院返聘。

“好多年前,我就发现她家有陌生婴儿,多次劝过她别这么干。”阿正说。

据他所知,这些婴儿都是B超照出来父母不要的,有的做了非法性别鉴定被告知是女孩,有的说可能先天有病。

于是李某给产妇做引产手术。由于是大月份引产,婴儿的存活率很高,“明明是活婴,他们却告诉家属婴儿已经死亡或有严重缺陷,然后把活婴拿去卖掉。”

有钱看起来却挺朴素

4月4日下午,警方展开抓捕,一举抓获9名嫌疑人。除了户主老章一家四口,还有5个来买孩子的。

老章今年50岁。据其交代,身边有很多人想买儿子传宗接代,于是他想到从人贩子手里批发,再高价转卖赚个差价。

和他接头的是个云南妇女,双方约定在河北石家庄交易。老章花了5万元,从该妇女那买了个刚满月的男婴。

老章准备以8.8万元的价格卖出。抓捕当天,屠某等5人刚赶来“看货”,还在和老章讨价还价。

婴儿被解救后,苍南警方立即通过DNA比对寻找男婴亲生父母,并加紧侦查案件。一个横跨浙江、福建等全国多省份的贩卖儿童团伙逐渐浮出水面。

7月上旬,李某和蔡某涉案被苍南警方刑拘,其中蔡某因身体原因取保候审。一个多月前,李某被批捕。

16名婴儿被解救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团伙以福建宁德等地为中转站。苍南等地的二道人贩子在这里通过“中介”购买婴儿,然后带回去高价转卖。

警方先后解救出了16名婴儿,多数只有1-6个月大。

6个婴儿被送到苍南福利院,其他婴儿则寄养在福建等地的福利院里。

苍南福利院这6个婴儿中的4个来自云南墨江,另外2个则是温州本地的。

这些婴儿为什么会被贩卖?民警说,他们去云南调查时,孩子的亲生父母说,是因为家里穷,孩子也多,养不起,所以才卖了。

李某夫妇为何会牵涉其中呢?苍南警方说,由于案件还在侦办,具体案情不便透露。

据了解,今年8月,李某的下家青田人梅某落网,她曾和李某在温州交易。据梅某初步交代,其牵涉2名被拐婴儿。

案件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7月采访结束后,由于案子还在侦办,为了不惊动嫌疑人,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得到解救,我们始终没有报道这个案子。

直到最近,该案进入了审查起诉阶段。在落网的26名嫌疑人中,15人已被逮捕,9人取保候审,2人监视居住。

9月19日,民政部开发的“全国打拐解救儿童寻亲公告平台”上线,公布了首批284名被解救的孩子。

苍南福利院收养的6个孩子就在其中。6名都是男婴。送来的时候,最小的刚满月,最大的也才6个月大。

每个孩子都健康,只有最后一名被解救的男婴肝有点问题。

被拐期间,人贩子们可能没怎么给吃的,婴儿们显得有些营养不良。福利院工作人员小陈说,其中一个婴儿才6斤多重,没想到医生体检后说已经3个月大了。“在医院里放了半个月重了2斤,每天喂七八次奶都不够。”

6个胖乎乎的婴儿,甚至还没有名字。他们应该回到父母的怀抱,需要回家!

如果找不到父母将由他人收养

目前,警方正在全力查找被拐婴儿的父母。

小陈说,为了利于孩子们的心理健康成长,除了肝脏不好的男婴外,其他5人都暂时分别寄养在了当地5户居民家里。“孩子的成长需要家的温暖。”

据苍南县社会福利院院长林峰介绍,他们对寄养家庭有严格要求。在寄养家庭主动提出申请后,有一道严格的调查程序,“核实寄养家庭有稳定的经济收入,家里现有孩子不能超过1个,夫妻双方必须31周岁以上,高中学历以上。”“签订寄养协议后,每月还得反馈寄养婴儿的状况。”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寄养。如果9个月内找不到婴儿的父母,或者其父母已失去监护资格(比如涉嫌卖婴),才转由寄养家庭正式收养。

阿正的爆料让我想起两年前的陕西妇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婴儿案。她的作案手段,正是假称“婴儿患有先天性疾病”,诱使家属放弃婴儿,然后再卖给人贩子。

真的会有医生还在干着类似的勾当吗?我将信将疑,开始了接下来的调查。

据了解,案发前,李某同时在两家医院就职。其中,每周二、周三在乐清白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坐诊,周四、周六在温州光明医院坐诊。

7月16日,我来到乐清白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楼大厅的工作人员亮相牌上,还有李某的照片。

李某的职务为“主治医师”,中级职称。她在这里工作六七年了。

白石卫生服务中心的包主任说,卫生中心的产科工作,是以李某为中心开展的。“她的为人和技术都非常好,我们都叫她‘大姐’。”

李某同样是温州光明医院的技术骨干。在光明医院这样的民营医院,有不少返聘的老医生。

光明医院廖院长说,李某衣服穿得朴素,才用几百元的手机。虽然有奥迪车,但上下班宁愿走路、挤公交。

院长:想不通她为什么贩婴

这样的一个退休老医生,我想不通,她有什么理由去贩卖婴儿。

温州光明医院原本是社区医院,后来改制成了民营医院。在2楼妇产科门口,赫然印着“禁止引产”字样。

廖院长说,2010年开始光明医院才有产科,李某负责门诊,也做流产手术(流产通常指怀孕3个月以内终止妊娠,引产指怀孕3个月以上)。

对于爆料人所说李某帮人引产的事,廖院长认为绝对不可能在他们医院做这样的手术,“假如在家里引产,那风险也太大了。”

据廖院长介绍,全温州只有6家医院有做引产手术的资质,他们医院并不具备。而且,引产手术有严格的审批程序。

虽然廖院长觉得李某不可能犯法,但他也隐约觉得,李某可能出事了。

“一个星期前她就没来上班了,打她电话关机。”廖院长说。

李某夫妇卷进拐卖婴儿案

李某是被警方抓了。

早在今年4月,苍南警方解救了一名被拐婴儿。后来案子越查越大,李某和蔡某牵涉其中。

在此前的通报中,苍南警方对案发经过有过描述:

今年3月底,在苍南县灵溪镇某小区一住户家,经常传出婴儿的啼哭声。

灵溪中心派出所的民警觉得奇怪,这户人家并没有孕产妇,怎么凭空多出来个婴儿?

民警没有放过这一细微的线索,立即上报派出所领导。经秘密侦查,警方确认婴儿是拐卖来的。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