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发烧友九成没“驾照” 考证费用最低8000元

0
649

无人机发烧友九成没“驾照” 考证费用最低8000元

无人机发烧友九成没“驾照”

大洋网-广州日报 龙成柳、王其琪

无人机发烧友九成没“驾照” 考证费用最低8000元

异能公司在顶楼设置了无人机穿越赛道。

●东莞首家无人机培训机构去年6月落户横沥

●目前全市已有两家无人机培训机构 培训“飞手”逾200人

近日,国家民航局宣布:“从6月1日起,我国将正式对质量在250克以上的民用无人机实施实名登记注册。”该措施被业内人士解读为进一步加强对无人机飞行的管理,尤其剑指“黑飞”。而早在去年,同样也是为了加强管控,国内多个城市就曾有消息传出无人机驾驶者需持证“上岗”。

去年6月,东莞首家无人机培训机构落户横沥。同年,华南地区唯一指定的AOPA(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无人机考试中心——中科大智也在东莞常平设立分校,开展无人机培训服务。目前,东莞已有两家无人机培训机构。

东莞无人机驾照的培训市场状况如何?无人机在莞应用如何?无人机驾驶员就业前景如何?对于“黑飞”有何有效的约束举措?近日,记者带着这些疑问,走进东莞的无人机培训市场。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龙成柳、王其琪

什么人在学?

既有发烧友,也有想在该领域投资的、想以此做职业的人

国家民航局规定,在视距内运行的除微型以外的无人机等由行业协会实施管理考核并发放驾照,民航局授权由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A负责资质管理。东莞现有的两家无人机培训机构是经AOPA认证的专业无人机合作培训机构。

5月23日下午,在位于横沥的东莞市易飞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飞公司”),由于是非周末时间,前来上课的学员不多,只有一名学员在机房电脑上做模拟飞行练习,另一名学员则在室内训练场进行实操练习。

易飞公司是东莞首家无人机培训企业,据该公司董事长黎建军介绍,公司自去年6月成立,至今已将近一年,有近100名学员在此学习考证。

位于常平的异能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异能公司”)则是中科大智的无人机教育分校,自去年9月起开展培训服务,如今培训的“飞手”数量已较易飞公司略多,达到100多名。

“前来考证的学员除了纯粹是业余爱好的,大概还有3类情况。”异能公司主管郭彬彬称。

一类是感兴趣、看好无人机发展前景并想在无人机相关行业进行投资的人。异能公司培训点里就有一位学员是一名医生,这位医生看好无人机的前景,便来培训考证,想在深入了解这个行业后做一些相关的投资。

“第二类是对目前或是即将做的工作不满意的人,他们想要学习一门新的技术,并以此作为职业。”郭彬彬说,无人机作为技术主导的职业,学成后薪资较为可观,且对学员学历不设太高门槛,一般只要求其在身体健康状况允许的条件下拥有初中或以上学历,这个条件比较容易达到。

“第三类则是由于职业的要求前来学习的学员,例如有些学员家里有大片田地,想学成后利用无人机喷洒农药。”郭彬彬说。

学费要多少?

多旋翼驾驶员、机长等学费一般为8000元~12800元,航拍工程师等学费要数万元

培训需要学习什么内容?费用又需要多少?记者从东莞两家无人机培训公司了解到,两家公司均开设了包括多旋翼、直升机等在内的驾驶员、机长和教员的培训课程。

报名人数较多的多旋翼驾驶员、机长课程需培训一个月左右,学费为8000元~12800元。

除了普通的无人机驾驶培训外,位于常平的无人机培训公司还推出了航拍工程师、植保工程师、民用无人机研发工程师等学习时间长达4~6个月的培训课程,其学习的费用也会相对更高,达到数万元。

所有的学员报名学习后,都要先进行理论的学习。无人机的理论学习包括民航法规与术语、飞机原理与性能、无人机构造、通信链路与任务规划等。

进入实操训练后,学员不仅需要学会无人机的飞行与降落,还要学习飞机的拆装、维护、维修和保养等。

学员在学习后需要依次通过笔试、实操、地面站测试等才能拿到民用无人驾驶航空系统驾驶员合格证,即AOPA证。

伴随着无人机的普及,许多行业需要用到无人机进行作业,无人机驾驶员也越来越吃香。由于持证无人机“飞手”的紧缺,这个行业的薪资水平比较可观。

学了做什么?

目前多做测绘、航拍、农业植保,有多种本领的资深“飞手”月薪可超万元

“如今,无人机取代传统人工作业的方式已经越来越常见,同时,无人机生产企业也会有大量的人才需求。”易飞公司董事长黎建军表示,现在即便是新手试飞员,月工资都可达4000元以上,而懂得航拍、测绘等多种本领可进行相应作业的资深“飞手”,月薪可达万元以上。

“目前在无人机的运用上,大众最为熟悉的是测绘、航拍和农业植保。农业植保在北方需求很大,以前喷洒农药都是人工的,有了无人机以后,可以一键起飞,并规划飞行航线,无人机一天可喷洒300~500亩,效率大大提高。按照市场价1元/亩的提成,一年工作150天,就有6万元的收入。而航拍的市场价也已到了每两个小时3000元。”郭彬彬说,正因为无人机处于朝阳行业,也吸引了不少外地客前来培训考证,“年前就有位江西的学员特地跑来东莞学习,说可以省掉自家茶田50元/亩的人工费。”

应用

无人机渐受执法部门青睐

据介绍,目前民用无人机在东莞的实际应用已经很广泛,还进入了一些执法部门的官方视野。

比如,无人机除了运用在航拍、农业植保、国土测绘、环保执法、电力巡线等作业上,还将运用到城市管理部门或公安部门的执法取证等方面。

“比如电网巡查,以前多靠人去查,还要人去到山顶。但通过无人机设定巡航路线,电网巡查省时又省力,目前用在这方面的无人机有近260台。” 异能公司总经理陈晓红说。

无人机的应用之所以能进入一些执法部门的官方视野,在于契合了当前的执法需求。上述两家培训机构均表示,目前东莞公安部门正与他们接洽商讨合作事宜,也派了民警前去培训无人机的使用。

管理

持证“飞手”每人一个“黑匣子”

虽然无人机使用已逐步在各大行业普及,但“黑飞”的情况又不得不让人正视。据AOPA发布的数据,截至去年年底,经过训练机构培训和考试员考核,AOPA共颁发10255个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而据业内人士粗略统计,单单在东莞,无人机使用人数就已超过万人,而持证驾驶的不超千人。“东莞持证驾驶的‘飞手’可能还不到总人数的10%。”黎建军表示。

“大多数发烧友可能还没有考证的意识。”陈晓红说,考取AOPA执照,首先要过的就是笔试关,让学员们学习我国对无人机管理、应用的法律法规,“培训过的学员会很清楚法律的边界,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这也是能有效遏制‘黑飞’的一个有效途径。”

黎建军表示,目前正由民航局建立U云系统,相当于每个考取了AOPA执照的学员都会拥有一个“黑匣子”,飞行记录、飞行申报、飞行器都将在系统里记录,这个系统的上线将进一步有助于遏制“黑飞”。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