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亿身家富豪再败诉泰国,失去200亿“摇钱树”成必然?

0
237

近日,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泰国法院最新的一次宣判结果显示,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中国”)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严彬在泰国再次败诉。这意味着,严彬在红牛中国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身份,在泰国不再合法。

据红牛中国官网介绍,1966年,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诞生于泰国,迄今已有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历史。

公开报道显示,出生于中国、后移居泰国的华人许书标于1956年创办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天丝”),1966年在泰国推出“滋补性饮料”红牛,投入市场不到一年,就成为泰国第二大热卖的功能性饮料。严彬1984年在泰国创办泰国华彬公司,1988年在中国香港创办华彬集团。

1995年,许书标和严彬达成合作,华彬集团取得授权将红牛引入中国。1998年,双方组建合资公司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中国”),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红牛。工商信息显示,目前严彬目前为红牛中国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红牛”)持股88%,为实际控制人,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特生物制药”)持股7%。

在严彬的管理下,红牛开创了中国功能性饮料的先河,目前在中国销售额可观。华彬集团7月发布的2019上半年业绩显示,红牛销售额已经达到138.9亿元。可做对比的是,有业内人称,根据中国食品和太古股份两家上市公司的年报推算,可口可乐2018年在中国的销售额是372.85亿元。

过去二十多年,严彬靠经营红牛中国等积累了大量财富。2018年10月,严彬以780 亿元财富,在2018年胡润百富榜中排名23位。2019年,在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名列第1941名。

700亿身家富豪“失意”泰国

泰国天丝与严彬的关系破裂,始于2012年。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2012年许书标去世后,许氏家族和严彬之间合作关系也进入了新的阶段。由于对红牛中国分红等内容的不满,二者关系走向破裂。在红牛中国依旧主导红牛饮料在华市场的前提下,对于许氏家族来说,也打算通过撼动严彬的董事长身份,从而获得控制权。

2016年9月20日,泰国红牛的一次董事会决议免除了严彬在红牛中国的董事、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身份。随后,严彬以“会议的议程没有涉及红牛中国的董事变更”并认为“董事会通知过于仓促”等事由,对泰国红牛及帕瓦娜·拉撒拉(许书标的妻子)提起诉讼。但经过曼谷南部民事法院的审理,该诉讼请求在去年7月被驳回。

不久后,严彬对一审判决提起上诉。8月20日,泰国曼谷南部民事法院对该案件进行了最终审理,结果显示,一审判决结果被认可,严彬的上诉“不应被支持”。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从泰国法律层面,严彬等人已不再拥有红牛中国合法董事长的身份,这或许会对二者在中国的法律纠纷提供依据。不过,该判决对于红牛中国的实际控制情况尚未产生具体影响,红牛中国也依旧从事着“红牛维他命”饮料的生产和经营。时间财经注意到,天眼查信息显示,红牛中国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依然是严彬。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汪高峰律师向时间财经表示, 如果严彬接受该审判结果,那么严彬对红牛中国的管理权和控制权方面可能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时间财经联系红牛中国及华彬集团,截止发稿未获得回复。

回归泰国天丝是必然?

公开信息显示, 近三年来,围绕红牛中国问题,双方在国内诉讼已超过20起,涉及商标、股东资格确认、利润分配、合资期限等多个方面。中国商报统计称,这些诉讼或者被撤回(以华彬集团方主动提起的为主),或者还没有宣判结果。另外还有一些申请(以泰国天丝方提出的为主)直接被法院驳回申请的。

泰国天丝相关负责人曾表示,红牛中国针对泰国天丝提出的多起诉讼在临近公开审理之前多被主动撤回。这些迹象表明严彬在有意拖延和阻碍泰国天丝此前提起的诉讼的正常审理。

汪高峰律师表示,目前,红牛之争相关诉讼较多,且双方说法存在较多矛盾的地方,要等每一个争议点走完诉讼。法院最终要看证据,谁主张谁举证。

也有律师表示,由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国际商事法庭展开了对红牛中国股东资格案件的受理和初审,许氏家族和严彬之间漫长的车轮诉讼战也可能提前结束,该案件正式审判结果或能在2020年出现。

不过,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泰国天丝和华彬集团的官司由来已久,双方都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所以格局不太明朗。但可以确定的是,红牛商标最终肯定是要回归到泰国天丝旗下的。争议只在于中国红牛的合资公司究竟是20年的期限还是50年的期限,貌似50年期限的可能性更大。

目前来看,关于合作期限的问题,似乎已经有了较为清晰的阶段性结论。2018年10月24日,泰国红牛发布名为《泰国红牛正式启动红牛中国强制清算程序》的声明,称鉴于红牛中国的营业期限业已届满,泰国红牛已于2018年10月15日依法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强制清算红牛中国的法律诉求。

同日,严彬之女严丹骅授权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称,此举为“盗用泰国红牛名义所作的不实言论和涉嫌违法行为”。理由是,泰国红牛于1995年3月27日在泰国成立,设立的初衷与目的,仅为联络中泰双方的事务性公司,严丹骅是持有泰国红牛股权比例第一的个人大股东。华彬集团和严彬是红牛中国的实际出资人。在泰国红牛没有召开股东会、董事会之前,任何关于不同意红牛中国继续经营的言论,均是涉嫌违法的,系盗用泰国红牛名义作出,违背事实、违背法律。

以上声明还称,根据红牛中国近年来的经营情况,经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初步测算,如许氏家族第二代继承者违反前述协议约定,将给红牛中国造成超过千亿元人民币的直接经济损失(约为150亿美金,不含华彬中国、红牛中国已支出的200亿品牌投入费用及已向泰方支付的40亿元费用)。严彬、红牛中国将依法追究违约方法律责任并追讨全部经济损失,违约方必将承担经济赔偿责任及一切法律后果。

红牛中国在10月16日对“红牛中国的营业期限”一事的说明中称,1993年,许书标在海南开办工厂,希望将红牛饮料引入中国,因一直无法取得保健食品批准证书,始终未能启动投产,遂拟放弃经营。

彼时,许书标与严彬相识。1995年,双方商定五十年合作原则,由严彬先生在深圳设立红牛中国(公司前身),自行解决保健食品批准证书问题;许书标在红牛中国五十年经营期限内,通过向红牛中国销售香精等原材料获取利润,并确保五十年内仅红牛中国有权在境内生产、销售红牛饮料。

1995年11月,严彬引入国资正式设立红牛中国,严彬代表筹备设立中的红牛中国与泰国天丝、中国食品工业总公司、深圳中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协议书》(以下简称“五十年协议”),按照商定合作原则,明确约定红牛中国经营期限为五十年。

第一财经报道称,泰国红牛2018年10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的强制清算红牛中国的申请,已于今年5月29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

“护城河”渐失?

虽然诉讼还在进行,但红牛中国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已经被一步步“侵蚀”。

今年6月,泰国天丝方面高调宣布正式在中国推出红牛®安奈吉饮料,称红牛®安奈吉是目前天丝在中国内地有效授权产品、并获得中国食药监局批准的红牛品牌饮料。红牛®安奈吉具有一脉相承的功效和品质,并新添西洋参提取物。

泰国天丝称,这款产品的在华合作伙伴是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曜能量”)、普盛食品销售有限公司。红牛®安奈吉目前已在中国华南和华东多个城市进行铺货。

7月22日,红牛安奈吉饮料登陆京东。京东信息显示,目前,“红牛安奈吉饮料”有着和“红牛维生素饮料”的在售价、商品包装、图案商标、商品成分等方面都极为相似。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红牛中国的公告,在1995年红牛中国与泰国天丝、中国食品工业总公司、深圳中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署的“五十年协议”中,明确约定了在红牛中国经营期限五十年内,只有红牛中国有权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红牛饮料,泰国天丝不得自行或许可他人在中国境内从事红牛饮料的生产、销售。

实际上,在红牛安奈吉饮料上市之前,红牛中国就曾试图阻止,最后却蹊跷主动放弃。

北京商报报道称,2018年9月,红牛中国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出特许经营合同纠纷,试图阻止红牛安奈吉饮料的上市。

红牛中国希望法院判令确认红牛中国在2045年11月9日之前享有在中国境内独家生产、销售红牛饮料的权利;判令泰国天丝立即停止违约行为,在2045年11月9日之前不得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包括自行或授权给除红牛维他命之外的第三方生产、销售)红牛饮料及/或同类产品。但就在该案临近公开审理之前,红牛中国却于2019年2月18日蹊跷主动提出撤诉。

关于红牛安奈吉的销量,目前并无明确数据。不过,为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供应空罐和提供灌装服务的中山昇兴最新公布的财报显示,其全资子公司昇兴(中山)包装有限公司已于2019年5月开始为广州曜能量的红牛安奈吉产品供应空罐和提供灌装服务,其中第一条600罐/分钟的灌装线已投产,第二条1200罐/分钟的灌装线也于今年8月开始商业化量产。此外成都昇兴、 西安昇兴也已开始为红牛安奈吉产品供应空罐,预计红牛安奈吉产品将成为公司重要的利润增长点。

不管红牛安奈吉的销量究竟如何,其上市必然会给红牛中国造成一定的影响。而据中国商报报道,红牛安奈吉方挖走了华彬集团的不少销售人员。据华彬集团某会议上流出的消息显示,从去年1月到今年4月,华彬集团共离职了3200名员工,很大一部分去了红牛安奈吉销售团队。

值得注意的是,公开报道显示,泰国天丝在诉讼之前,停止了对华彬集团数家工厂的香精、香料等原料的供应。
(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