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亲历巴黎恐袭 孩子哀求妈妈回国

0
207

U587P4T8D7623984F107DT20151115113212

叶蓓蕾的儿子在点蜡烛祭悼逝者

中新网11月15日电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法国华人叶蓓蕾一家就住在遭受恐怖袭击的柬埔寨餐馆的同一座楼上,只不过餐馆是在大街上,她的家朝向边上的一条小巷。她表示,13日晚上20时半的时候,她还带儿子到楼下散步,在这里居住十几年了,对这一带特别熟悉,餐馆里不少人吃饭,同时对面的咖啡厅人也是爆满。很多人都在街上站着喝酒聊天。上楼后,儿子看电视,她就忙自己的事情。22时左右,她听到窗外警笛声响成一片。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时并没有十分在意。当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有枪击事件时,看到那些照片,她吃了一惊,这个地点太熟悉了。电视开到新闻频道,正直播,说是21时20分左右发生的枪击事件。他们家的窗子隔音比较好,再加上电视的声音,她倒没有听见枪声。
当时,她想下楼看看又不敢。到了晚上23时左右,她先生回来告诉她,就在楼下发生枪杀事件了,到处是警察。他们想下去看看,又因胆怯没有下去。直到零点,叶蓓蕾想起车就停在楼下,怕受影响,就和先生下楼去看。走每一级台阶都十分小心,怕有人藏在下面。到楼门口一看,每个楼道口都有警察把守,不让出去。他们只好退回去。
叶蓓蕾说,现在还不知道死亡的是顾客还是餐馆里的工作人员。楼下柬埔寨餐厅的老板和伙计她都认识,有柬埔寨人,也有法国当地人。餐厅老板在附近还有大餐馆,这里是一个非常小的一个餐馆。餐馆是透明玻璃的,外边就能看清里面的情况。楼下在小巷一侧经营一家酒吧的老板告诉他,他亲眼目睹了枪杀过程,一个年轻枪手沿街走过来,拿着冲锋枪向两边的餐馆、酒吧扫射,前后有两三分钟,有一辆车跟过来,车上还有人,枪手扫射后,跑到前面上车开走了。车上还有至少两人。枪手没有任何伪装。
叶蓓蕾说,现在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楼上住的一个法国邻居告诉她,晚上就要乘车去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躲两个月。往常他们晚上都是门关上,封住就好了,13日晚上是用钥匙把门反锁、封好后才去睡觉。14日上午,她要带小孩下楼,孩子不敢下去,说:“妈妈,这里太恐怖了,太恐怖了,我们回中国吧!”
14日下午,叶蓓蕾带孩子去献花、点蜡烛悼念死者,就看到一个法国女人在撕心裂肺地大声哀嚎,让人特别悲伤。特别是孩子受伤害特别深,下楼后,孩子不断问:“墙角会有人拿着枪等着我们吗?”“妈妈,楼道里会不会有人拿着枪?”“妈妈,快拉着我手,我们回家!”
到了晚上,叶蓓蕾表示孩子又要求去楼下点蜡烛了,“妈妈,我们下午点的蜡烛要燃烧完了,我们不能让它们灭掉。”
叶蓓蕾说,她要为那些无辜的灵魂祈祷,“但愿那边的咖啡馆没有枪杀事件,那边的聚会有着家的和谐。我们为你们做的是一盏蜡烛,虽不能代表什么,但可以给你们路上多一点光。虽不曾相识,但一定我们曾有过擦肩而过的缘!”
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新闻专员张弦弛13日晚受邀到巴黎十区的“小丑酒吧”餐厅晚餐,这家餐厅被誉为巴黎为数不多的艺术餐厅“Bistrot d’auteur”,菜单和酒品都非常独具匠心。据说需要提前一周预定座位,当时餐馆里除了她和另外一桌四位日本客人,其他都是法国人。弦弛说,当时注意力都在品尝美食上,手机放在手提袋中,所以没有太注意时间。快要吃完时,忽然从街上涌进一批慌乱的人,夹杂着噪音和鞭爆一样的响声。有几个人跑进餐馆,感觉他们是惊魂未定,不停地打手机。有一对法国母女拿着摩托车头盔进来,小女孩大约十岁,进门以后就大哭起来,还有三个美国女孩子进来就往楼下躲,也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弦弛和餐馆就餐的一部分人转移到里面等待,但仍然一部分人气定神闲地吃饭。这时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想知道出什么事了,才发现就在临街区发生了惨案,同时似乎还有其它地方同时出事了。
后来餐馆出于安全考虑,中断了照明和音乐,大家全都卧倒或着抱头蹲在地上。弦弛说:这一刻所有人无声相互注视,我才真正感觉到恐怖袭击带来的恐慌。一个法国人说,十年前我们看到街上有人在跑一定不是这个反应,现在似乎每个人心理上都做好了面对恐怖袭击的准备。后来警车不断赶到,封锁了街区,建议我们紧急撤离。我先撤离到附近300米一位法国朋友的家里,我们都不停的收到身在各个国家的朋友发来的信息,电视和广播里轮番报道,法国边界关闭,周六公共机关场所也大多关闭。此时我附近所有街道都无法进出车辆,Uber上所有类型的车全部显示occup。窗外警车声不断。凌晨三点多我被同样困在临街的同胞接到他们的办公地点,那里还有另一位同事彻夜未眠时刻关注最新的动态发布消息。到了这里我一直紧绷的神经才终于算缓和了一下,心里踏实了很多。凌晨六点多,部分戒严已经解除,我们三人准备各自回家。路上偶尔有三两人的踪迹,看似也是在外彻夜无眠。路口往Bataclan音乐厅方向仍然不许任何人和车辆进入,我们幸运的等到一辆出租车,后来我问司机是否彻夜工作,他说从昨晚10点多就一直工作到现在,街上有太多人需要被送回家。我问他,您不害怕吗?他说:“整个晚上我的家人都在打电话让我回家,但是这样不好,因为这个时候人们最需要我们,如果我们都回家了,路上需要帮助的人怎么办。”他说这辈子都没有看到这么多军人出现在巴黎,“但是生活仍然要继续,我们要坚持,如果我们因此而改变自己的生活,那么那些人就真的胜利了。”
进家门的一刻,弦弛的心终于落地,才又踏踏实实的向亲人们再报一声平安。
从中国传媒大学来法留学学习电影的王林波正是住在恐怖袭击最严重的巴达克朗剧院附近。他说,13日晚上9点半左右,他从巴士底广场向11区剧场这个方向走,发现警车疯狂向那个地方集中。正好碰上一个骑自行车送外卖的同学从这个方向过来,说在charonne街边有人杀人了。起初他们认为是郊区青年寻仇的,并没有在意。同学继续去送披萨了,他就赶快回家。发现警察已经把路封起来,封锁线正好到他楼下。这时很多住在这周围的学生就互相联系,很多人被封在外面回不了家,其中一个学表演的女同学就住在charonne街,只好找认识的朋友暂住一下,最后是20多个人挤在一个20平米的单元房里度过的。他的住处从窗户里就能看到巴达克朗剧场,只看到人一波一波往外跑。武装警察不断疏散人群。万幸的是,他认识的周围的中国同学或朋友都平安无事。但是作为这个街区的居民,在今年1月查理事件后又出现这么大型的杀戮,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据悉,位于伏尔泰大道50号的巴达克朗剧院是带有中国风格的建筑,修建于1864年,也是华人非常喜欢的活动地点。如今曾经被中国红映红的剧院被血染红,也许华人再也无法到这里举行活动了。
图文源自网络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